2019年7月16日星期二

名不符实的纠缠

 

浦种新明华小最近爆红,多得家总的秘书纠缠女儿被严师“毒”打手心一下闹翻天的活剧,并不断让自告奋勇甘与华教界及广大家长和老师为敌的家总,假借全国家长总会的名誉,手指笃笃自认教育专家,却从来未曾协助华小的健康发展或经济援助,反而动辄兴师问罪恶搞破坏博出名,引起广泛不满的责问,摇身成为华教界避之大吉的黑白无常。

据说新明华小的打手心事件如今越闹越精彩,看来多得这个擅长以网络平台传达华小负面攻击的家总,频密通过其网页抛出让民众傻眼的指责和追魂令,搞得华教界和董家教及家长们如临大敌,也让关心华校前途的民众,对自称是“全国”家长“总会”的组织打从心里厌恶不已,不满他们非但不曾为华小华教出过建议性的援助和支持,却不断制造破坏,只要打开他们的网页,一大堆负面的毒针就射向热心华教者的眼珠和心坎。

如此这般借题发挥的抹杀和攻击华教的守护者包括董家教校长和教师,群众开始责疑这个组织的隐藏目的,更因此引起公愤而落得犯众憎的下场。

日昨浦种新明董家教对这所谓家总因打手心事件搞得满城风雨,更因身为家总秘书的家长主角一再地对校方和教师纠缠不清,打击该校办校决心和声誉,召开一场家长大会,获得数以百计家长涌至参与并发表意见,非议小事件被有心人越搞越大,痛心之余有人激昂地责问该组织曾否对华小发展有过建议性的协助,引起出席者共鸣,在网络疯传,才传达了实际上这个躲在网络背后指指点点的组织,其实已因此而自砸名堂了!

其实,脸书平台对该小事件闹到现在出现许多声音,而更多声援学校及老师的留言蜂拥浮现,也责问家总到底是什么东西?

有人还特别列出让民众深思的简称:
董总 华校董事部的全国总会,
教总 -  华校教师公会的全国总会;
家总 名不符实,打肿脸皮充胖子的乌合小角色…..

你怎么说?

2019年7月15日星期一

送财蜥蜴

 

日前中国报一篇封底头条四脚蛇爬篱笆有人联想猜字,两天后巧合地获得toto博彩派二奖,让许多心水清的网友接到财神,喜出望外,让猜出5223的网红龙哥成为媒体的宠儿。

话说某日在柔州巴株巴辖某住宅区,出现一只庞然巨大的四脚蛇挂在屋外的篱笆上,正准备攀爬跨过偌高的篱笆进入屋院里,被过路的龙哥眼明手快拿起手机与蜥蜴自拍贴上网炫耀一番,还爽爽将自己的岁数和那屋子的门牌号码,报上来供网友猜猜猜,意犹未尽地让心水清的字友去推敲。

后来,据说这组真字两天后开出多多博彩的大奖,一时之间让无数赌客横财就手,欣喜至极。

送财蜥蜴爬墙亮相,迅速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而此据说至少全长5尺左右的四脚蛇,平时只在沼泽地丛中出没,这趟怎么选择显露其从未人知的攀高本领,光天化日之下让路人惊讶的画面,的确是奇闻怪事,难怪龙哥把四脚蛇挂篱笆的滑稽图post上网,就让网民趋之若鹜,连带旁述的四个号码爆红咧!

神字出自龙哥的灵感,据他说自己却赶不及下注而见财化水,令伯当然相信,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嘛!

年前雨季的某一个傍晚,令伯家屋子庭院突然来了一只庞然巨大的四脚蛇,用尖尖的蛇头嘴不停推打玻璃门,家人一眼望出去发现如此惊人的画面,给吓得胆丧无助高呼救命。你我六神无主,唯有电召消防局捉蛇专家前来相救,花了约一句种,才顺利把这只看来是迷路的大蜥蜴拿下,结束那场惊魂的遭遇。

不过故事并未落幕,老友得悉精彩的四脚蛇敲敲门故事,兴致勃勃转告称,财神已到家门口,公仔图四脚蛇是875,前面加1,三家博彩全不放过可也。

可惜那要命的1875,却让令伯博掉了那一期30大元,连渣也没有,心痛到现在喔!

哇唠!不是你的钱不入你的袋,一点也不假 ….....

2019年7月14日星期日

1BestariNet电讯塔


最近因宽频合约闹得全城火红的1BestariNet纠纷,谁是谁非不是你我平民百姓能够理解的纠缠,公婆各有理,教育部秘书长高姿态站出来讲话,阐明政府与YTL通讯yes公司合约内幕,而yes高层也不甘示弱回敬,一来一往让国人追看政府合约工程居然有那么引人入胜不为人知的底牌。

想当年教育部花巨资展开1BestariNet初期,你我尚在杏坛职场岗位。某日办公室来了衣冠楚楚严肃正经的陌生人,自称是教育部委派来视察校园,并告知政府决定在校园物色地点建造电讯塔,那是教育部推行全国校园宽频计划的一部份。

在市中心学校范围建电讯塔的计划,其实是很敏感的课题,唯有电召三机构领袖赶来从详计议后,婉拒在校园内建电讯塔的建议,不过记得当时来者得悉校方不允许建塔面有难色,表示将向教育部请示如何处理。

后来,国内各地传开不少地方包括许多新村华小,在附近居民及从政者的反对下,甚至展开纠众示威抗议,因此在华裔集居的华小校园兴建电讯塔纷纷失败收场,导致教育部通过yes1BestariNet覆盖网受阻,尽管期间YTL的学校网络计划和青蛙虚拟教学已推展,却年年遭总稽查师恶批不达标的失败教育策略。

你我惊讶教育部行政最高层一哥即秘书长日前的谈话,直指虽然合约阐明兴建在校园内的电讯塔只能为学校提供互联网服务,但却被查出该公司偷天换日把电讯塔用作商业用途,为学校以外的消费者提供相同服务,节省租地建塔的开销,也让教育部白白亏损数以千万计!

哇唠!如此爆料的确引起民间的反弹。教专总秘书毫不客气建议当局拆除所有建在校园内的电讯塔,因为学校不是赚取盈利的地方。他说:学校不为商业价值负责,是提供教育的场所。
说实在的,当年yes代表走进校园转告教育部通令为提升网络覆盖网,软硬兼施要校方批准兴建电讯塔,你我与董家教商谈时,就曾谈过他们在居民密居范围提出这个计划,除了是教育部的一个精明网络策略,当中也隐藏了其中商业用途的目的。

校方认为兴建计划若批准,肯定会招惹居民的反弹,幸好当时没有轻易放行让电讯塔计划在校园内竖立起来,否则可能被指同流合污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