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王城旅游好妙计

 
 
 


丰衣足食的现代社会,人们对旅游观光增广视野的游走兴趣,推高着无烟工业的蓬勃发展,国际间许多曾是自我封闭的共产国家,也大开方便之门,把国内的旅游区推广和介绍,从而吸引外国游客落脚消费。

导游最常挂嘴边的口头禅『把钱花光、为国增光』,听起来分外刺耳,却是各国发展无烟工业最悦耳的音符。

你我日前参与此间银州王城市议会举办的一项本土旅游的研讨会,出席者达数百人,其中不乏有来自外坡及当地的旅游业者或民宿经营者,显示打造吸引群众到访观光王城,以提升本土旅游业的兴趣和商机,正是官民联手关注、兴致勃勃集思广益强化商机的好康头。

银州山城怡保去年曾荣登国际旅游杂志所推荐的亚洲十大最佳旅游景点第六名,而最近又将霹雳州列为2017年全球排名第9的最佳旅游观光区,一炮而红地带动了银州的无烟工业蓬勃,游客量更是一枝独秀,为霹雳明年推展的旅游年注入超强兴奋剂。

无论如何,怡保外围的江沙王城这一块,毕竟并非旅游社配套内的圈定区域,因此当局才决定寻策乘搭旅游年顺风车,把外坡甚至外国游客送进王城寻幽探秘,大力推销本土的旅游产品和配套。

说实在的,王城江沙得天独厚的地势,以及许多深富历史的建筑物和史迹,其中又以霹雳河畔的美景最让居民自豪,可惜却无法从开展河水商机方面,媲美马六甲河或布城游船河般的服务,让游客争相游览和留下深刻印象。

当天的研讨会,主办当局特别邀来马六甲旅游局派人讲解当初如何把脏臭的马六甲河及岸边建筑物改造,发展成为如今游客蜂拥的旅游配套。当局的确用心良苦,期望能够把王城霹雳河畔发展后成为吸引游客的首选,从而推广本土旅游业。

有人认为,江沙加赖小镇的Victoria Bridge火车桥国际闻名,当局在策划游船河配套,大可设计船程包括游艇载送游客至这段火车桥附近码头,短暂让游客上岸在VB拍照留影,或者是吸引游客千里迢迢不辞劳苦前至观光的妙计咧!

2016年12月2日星期五

成人笑话



夫妇看球赛

夫妻俩在家看世界杯足球赛,当看到进球的时候,妻子兴奋不已,抱着老公撒娇:老公,今晚你也射我的龙门哈!

老公一把推开妻子说:你懂个锤子,射自家门算输,射别人的门才算赢,你懂吗?!

2016年12月1日星期四

小学生的毕业袍



原本已够热闹的杏坛,在最近学期结束之前各校争相举行毕业礼、叙别会或恳亲晚会而忙忙碌碌,准备写下今年度学年终极的历史,突然传开让坊间议论纷纷的热课题,你我被媒体报章大大粒标题所吸引得好奇不已,巴不得加把嘴说三道四,八卦一番。

虽然事过境迁的故事,你我却还有几分兴致挑起话题,拾人牙慧地谈谈首都某名校的小六生毕业典礼,毕业同学被指遭校方有意无意地画上阶级之分,数百名毕业同学有人穿上如大学的毕业袍亮相,据说是成绩优异的精英班同学和模范生,才有此荣幸大摇大摆地毕业,而另一批因学业成绩不特出或中下的普通学生群,统统只能穿著普通的校服在台下当观众。

据说,有家长对校方厚此薄彼的毕业礼安排气愤不已,认为校方这种不公平的举措对小朋友产生不良示范,违反一视同仁的学习涵义,有者愤而将现场所闻所见贴上面书宣泄不满,让事情轰动得引起坊间疯传,甚至惊动了教育部张大人,开声表示校方在这件毕业袍课题的确有错。

其实,国内中小学毕业生都没有穿毕业袍的传统,你我所看到的,就只有大学毕业生穿毕业袍戴四方帽,以及后来有人兴起搞气氛把小不点毕业袍带入幼儿园里,让小小个子的儿童也学着大学毕业生穿得让妈妈开心和期待。

你我在杏坛服务三十余载,从来不曾听说中小学毕业同学需大阵仗披上毕业袍载四方帽参加学校毕业典礼,这趟听说该校去年的毕业同学全都有机会如此惊人打扮亮相,着实让你我大感意外,原来自己居然孤陋寡闻得脸红耳赤!

说实在的,以该校今年据说因为预算不足,而无法满足全体毕业同学有机会扮演大学毕业生的模样亮相,在道义上和程序上的确有隐藏了负面教学的效果,纵然校方可以解说有资格扮大学毕业生的精英学生,是经过自己努力学习争取优异成绩才获得奖赏,然而,毕竟六年级同学都已经同时毕业离开学校,而这一身毕业袍若是结束小学教育的象征,那怎么要以分数阶级来区分你我,难道其他都不能毕业必须留级咩?!

难怪现场的家长看得火起,纷纷对校方不公平的安排大吐苦水,手指笃笃咧!

学堂要标新立异,却未能周详处理,引来非议和呛声,始料不及喔。

2016年11月30日星期三

马币贬贬贬



伊斯兰党老二端依布拉欣呛纳吉对马币汇率跌跌不休的情况表现得过度乐观,认为国行和政府必须诚实地找出令吉贬值在亚洲区域受影响最大的原因,不该为了一人的尊严而让人民继续贫苦。

他反问,纳吉在去年马币兑美元汇率一度达3.88时很高兴,如今却贬至4.47令吉,是否开心得早?

据他说,经济学者分析,马币在未来会继续走贬,甚至有人预测会跌至5令吉,实际上马币兑美元已经沦为亚洲最贬值的货币!

说的也是,这一两年来,国民对马币不断贬值的事实,心惊胆战,尤其是那些有儿女在国外升学的家长,更是闻马币贬值而苦不堪言。一些民众早在年前安排出国旅游的雅兴,也纷纷受到马币跌跌不休贬了再贬的恶梦给吓得无心上路。

作为东南亚一个资源丰富得天独厚的新兴国家,其实大马在独立初期的币值表现曾傲视东南亚各国,甚至比起一些亚洲国家如韩国中国等,都要强稳得让邻国红眼。

记得八十年代初你我有幸获青年部选派参与由日本政府主办的东南亚青年船活动,那时马币和星币一对一,印尼、泰国及菲律宾等国的币值遥遥落后马币好几个马鼻,然而,从老马掌权后期直至现在纳吉朝代,不过短短数十年光景,马币不断贬值的情况越来越让普罗民众心寒,一些曾在邻国新加坡工作的大马人,提到想回国工作赚马币那么鸡碎的薪酬,几乎即刻就打消原意了!

而更让你我尴尬的,在马泰边境的泰国旅游区如勿洞等地,当地商贩埠民曾经非常欢迎接收马币购物消费,可是不久前居然传开泰国商贩看到马币一反常态,视马币如怪兽般避之大吉!

日昨配合召开巫统大会的前夕,电视媒体专访纳吉,问及马币汇率继续大跌的课题,首相还是表现得信心满盈地认为我国币值和经济情况强稳,不必担心。他说曾与国行总裁商量并了解马币汇率走势,明白许多国家面对美国新总统倡议保护主义的冲击而币值被贬,一些严重一些轻微,而马币其实是中规中矩,情况并不太严重。

话虽如此,政府却没有深入探讨民众因马币贬值的沉重影响,想方设法为币值止血,却不断以许多让人看得昏头转向的数据来粉饰和掩盖民间疾苦,难怪升斗百姓早已丧失耐心,对当权的政府不停发出的花言巧语没有了感觉。

还是伊党老二有勇气为国人说出一直埋藏的心里话,催促纳吉的政府诚实地找出对阵下药的良策,以免继续因维护某人而让马币贬得不能自拔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