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21日星期六

逃学威龙


媒体传开一则让杏坛吃惊的消息,说的就是一名整日沉迷电话游戏的小六生,因为缺课53天被看不过眼的邻居投报后,校方得到警方的协助,派出身穿制服的警伯上门,押送该冥顽不灵的逃课小男生上学堂。

据说,小男生虽然已在小学六年级的考试班,然而却因父母早前买了手机给他,令他爱不释手沉迷于手机游戏忘了睡眠,次日不愿起床上课,据说又因为每天早上父母不忍叫醒他,任由他睡到日上三竿,赖床不起,被附近邻居识破后向校方告状,揭发慈母败儿的社会问题。

媒体也引述,实际上校方尤其是学校的学生事务部曾因该学生多天缺课发出信函给家长,甚至由辅导老师及副校长等人亲自造访,可是却没有办法让这名学生回校上课,最后寻求当地警方出马,全副武装上门捉人,押送回校上学,成为坊间热议的话题。

如此的学生旷学经历,其实你我当年在杏坛话事的时候,也曾经身历其境,遇过一名六年级的男生经常缺席,而亲自到他的家里去了解情况,并希望劝导他乖乖回校上课。

那是当年令伯从一所小学被调派至这所新村学堂掌校两周后的事。记得当时学生事务副校长的报告称,六年级某班的一名男生已经很多天没有上学,校方曾经发信通知家长并上门查询原因,可是却无法让这名翘课的学生准时上课。

根据教育法令规定,家长没有让儿女完成小学阶段的学校生活,是触犯条例可能招来被罚款的后果,然而,有关学生的母亲表示虽然明白后果,可是却无法迫使每天锁着房门不愿上学的儿子回校上课。

后来曾和副校长造访该学生家门,与她的母亲详谈和劝告,经过好言相劝及软硬兼施的把炮,才迫使小男生打开房门,一眼望去整个房间堆满电影CD和电玩游戏的光碟,房内乱七八糟的情况让人看了也头痛不已。

原来,这家伙沉迷在房里观赏影片和电玩,至不眠不休,长此下去自然不愿走去房门,尤其逃避求学做功课的苦日子!

实际上,学校教育没有得到家庭教育相辅相行的配合,逃学课题怎么能够解决?

2018年7月20日星期五

球场闹剧

 
 
 

让许多人牺牲睡眠追看世界足球赛争夺大力神杯的热潮,虽然至今还令人感到余温未散,不过时过境迁,对那一幕幕精彩的赛情津津乐道,其中许多原本被看好有机会杀入凯旋门槛的国家,却戏剧化的纷纷遭淘汰,的确令球迷跌破眼镜。

全球各地球迷等得不亦乐乎,来到了法国对克罗地亚的龙虎斗,观赏过紧张的上半场后,下半场开打没多久,场上突然上演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全球观众通过电视直播发现在克罗地亚拦截成功正欲发起反击,竟然出现4名球迷从法国队的球门后面,出其不意越过横栏冲进了球场,快速狂跑进场吸睛!

当时的情形,就在球迷还在回味着精彩的射门时,突然场上有4名球迷冲进场内,的确令人大感错愕。幸亏多名安保人员反应迅速,合力并成功逮住了冲进场内的闹场者,连拖带拉把4人轰离场外的闹剧,让球场上的球员也被这一幕给吓到,此时克罗地亚正在进攻,无奈突如其来的剧变导致球赛被迫暂停,使到原本有机会反击的克队只能放弃这次快速反击的机会。

电视画面的这四名球迷在赛场内上演风骚走位,吸引了全场不同的注意力。他们穿着复古的俄罗斯警察制服,面带微笑,兴奋地在场上飞奔,速度堪比球员,不过却因为他们的闹场而影响了克罗地亚队的进攻,打乱了比赛节奏,成为球赛内外的话题。

闹剧虽然迅速下画,可惜球场上风云突变,局面完全倒向法国这一边。就有人认为这次球迷冲进场内,已帮助法国完成了一次成功的防守,破坏了克罗地亚力挽狂澜的运气。

哇唠!这年代要红,的确要有胆量要有办法,这趟俄国四球迷甘冒被叽球场小丑,或者被执法当局逮捕严罚的后果,也要在紧张时刻冲进赛场抢镜自爽。如果其疯狂行动没有隐藏的议程,如果只为了要引人瞩目的爆红机会,足见世界杯球场保安状况居然是如此草率得可笑喔!

2018年7月19日星期四

两年后的首相

 

大选已过的大马政坛,各政党纷纷赶在年底前重选新届党高层。继落败的巫统顺利让前主席纳吉的副手扎希坐正后,目前为希盟政府最多国席的蓝眼睛公正党,也宣布十一月的党选,为胜选后的PKR核心领导洗牌;新领导排阵是获得元首赦免可自由参政的安华,还是继续由已经贵为副首相的老婆旺姐连任,或是另有黑马抢滩,看来是国人最感兴趣的话题。

无论如何,日昨目前无官一身轻的安华向媒体宣布,已和旺姐商量后决定放弃所谓的实权领袖虚名,将竞选党主席高职,以便名正言顺领导公正党。

而旺姐前此也公开表示一旦华哥重出江湖,自己将会引退,把领导棒子交回给他。

说实在的,华哥辗转在牢狱多年折腾后,天有眼大马改朝换代,曾把带着黑眼圈的华哥送进牢房的老马,虽然顺利率领希盟推翻纳吉的恶政再度拜相轰动全球,无奈受制于希盟诸党的实力而接受华哥在两年后为其接班人,并即刻著手向元首申请赦免华哥的过去。

好了,随着华哥获得自由身,却错过上届大选而无法晋身入阁,据说他曾谢绝老马建议走后门受委上议员入阁,显然是顾忌自己老婆目前是政府第二号人物的副首相,以免打乱强势回朝的计划。

当然,随着今年底党选的机会,若他不竞选担任正式的党主席高职,在政治桥头堡没有确实位置和平台,倒是不合逻辑且分分钟有可能出现变数的风险。

虽然华哥是该党德高望重的唯一领袖,只要公开喊话要当主席,人人都要闪之大吉,然而日昨媒体突然传开的消息,公正党妇女组赞许署理主席阿兹敏足以掌舵,劝进意味浓催促他提名竞选主席,与华哥一较高低。

如此耐人寻味的发展,不知是投石问路,还是党内已现漩涡,而听在华哥或旺姐的耳中,是否充满难啃的滋味?

实际上,阿兹敏是华哥的爱将,这些年来不离不弃捍卫华哥的江山,不过却传开与该党副主席即旺姐爱将拉菲兹存有心病从不咬弦。拉菲兹因官司缠身错过大选后,曾在希盟首批内阁部长宣布时呛声而遭指责,目前正按兵不动暂销声匿迹。

老马的两年期限虽不远,然而政治上一天24小时已经太长,分分钟可能出现无法预料的变数,如果华哥这趟没有顺势登上PKR的舵主宝座,MAHATHIR神话的A,可能不是Anwar 而是Azmin,那就出乎意料的令人惊愕咧!

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

王城留舞迹

 
 
 
 
 
 

推广和传承民间文化艺术的工作,说实在的在这个新时代讲求科技快捷和资本收益的社会,似乎已是稀奇的化石兴趣。时代进步的步伐让新新人类更热衷和偏好摇滚快板的西方流行舞,或者充满韩味的清凉狂热舞,逐渐淘汰传自上古时代翩翩风采千姿百态的民间舞蹈。

还好你我在数十年前参与青年活动时接触了那时候还算盛行的民间舞蹈,至今尚保有一股对这方面的偏好,与州内一众臭味相投的民间舞蹈爱好者的老友记,不计成果坚持着推广和延续民间舞蹈艺术的义务工作,也让那些年大伙儿在舞台上舞着青春的感觉和情怀,不离不弃地箍在一起,数十年如一日般,默默展开延续艺术生命的任务。

也是这股不灭的热诚,霹雳民间舞蹈协会定时主办民间舞蹈观摩活动及培训课程,激励州内各校舞蹈活动的推展,体现实际行动激活源远流长的文化艺术。

虽然你我这些幕后推动者大部份都已届花甲之年,理应留守家园含饴弄孙齐享天伦,然而大伙毕竟对民间舞蹈艺术的执着和迷恋,一直坚守着仅有的活力和傻劲,继续不懈长征。

日前你我一行人特别安排至江沙王城召开例常会议,以便讨论筹办舞蹈观摩活动的工作,也趁此机缘让一众志同道合的同僚,来一次返老还童的玩乐,走走看看王城风土人情,景点留影及品尝道地美食的半日游。

江沙虽贵为王城,却只是一个朴素无华的小市镇,可供旅游的景点不多,而华人美食更少,因为这里其实是巫籍居多的乡镇。比较有看头的,莫过于被旅游部大力促销的维多利亚火车桥这个坐落在郊野的热门景点,以及市区内霹雳河沿河一带的休闲美景和王宫及王室博物院等设备,可惜因适逢该博物院正关闭供维修不得其门而入,败兴离开,继续赶往那百年老字号的Pak Ngah叻沙去和食客抢位争吃,只觉味道麻麻,并非有何特别的风味可口齿留香咧。

美景当前,你我忙着拍照留影,让王城留舞迹,人在现场不忘耍起舞姿马步,装模作样扮鬼扮马闹翻天,忘了年华老去的岁月,让眼前重播那些年充满活力和青春的热诚……

2018年7月17日星期二

尽头在哪里?


尽头在哪里?
承认统考的道路,到底尽头在哪里?

让华教界和华社瞩目的承认统考热话题,谈了又谈还是谈不出个所以然,新旧政府的教育部副总接过这烫手山芋的滋味如何,倒是令民众会心微笑的滑稽之谈。

独中统考因华语出题而遭马来族群视为洪水猛兽,相比之下目前正蓬勃发展的国际学校教学媒介以英语为主却没有引起会影响马来文的争议,如果不是种族主义偏见的作祟,以及党团玩弄手法制造政治课题,承认统考这一里路早该随着新政入主而到达皆大欢喜的终站。

然而,行动党曾站在政府外面手指笃笃怒骂马华历任副教长当家不当权,这些年来都没有尽力向巫统施压,没有为华校做事,509一场选情政变让他们对调身份成为朝廷命官,尽管竞选宣言早已白纸黑字列明胜选后承认独中统考是其中一条备受关注的承诺,可惜目前争端不绝的话题再起,希盟正副教长无法承诺什么,教长再三宣称承认统考的关键是不威胁马来文的官方地位,并且不影响民族和谐为前提的借口,三缄其口实现诺言的时间表。

而副教长张念群只能表示承认统考不在副教长的权限,她乐观地希望今年底能够实现承诺。

更让民众火大的,媒体报道有教育部特别事务的九品官爷重申,“承认统考未列百日新政的议程,希盟政府仍有很长时间来处理,5年内必能履行承诺。”让你我突然认同民政党刘华才所言十万八千里实有根据喔。

如此说来,当初在野时双手插腰怒轰副教长讲多过做,轮到自己身临其境,才明白这不断被政客炒得火红火绿的政治课题,并非三几下猫招可以得到答案的小事件咧!

说承认统考在每一届大选时,都被挑起来制造政治资本,一点也不夸张。

14届大选期间,朝野都争相要讨好华社而把承认统考列入竞选宣言,国阵更传出只要继续顺利掌权,有关承诺指日可待,不必再走那没有尽头的一里路;希盟尤其是行动党人更在人潮汹涌的群众大会喊破喉咙,一旦接手布城后首要任务包括即刻承认统考。

原来,华社对于承认统考这课题,的确是朝野赢取票房的仙丹。可惜大选一过,这教育课题随即遭打入十八层地狱,任你华社高喊受骗,也没有多少声音会被理会。

如今可以看到的是希盟政府大耍太极,而另一边厢让华社气煞的事实,就是国阵里的巫统高层人物在大选后纷纷跳出来表态拒绝接受承认统考!

哇唠!不是明明也列在你们的宣言里承诺吗?

由此可见,即使509没有变天,即使华社将所有选票都给了国阵,你认为承认统考那一里路能够顺摊走向尽头吗?

别那么天真那么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