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星期四

一千个离婚的理由


昨天的星洲报封面头条吸引人,说的是我国妇女部老二杨小姐巧双在国会引述数据,披露国内男女怨偶何其多,根据国家人口及家庭发展局的数字,竟然有三成年轻夫妻在结婚后5年内闹家变离婚收场,而且所提出的离婚理由更是千奇百怪,让人们看得莞尔却无奈。

正所谓相爱容易相处难,男女恋人经过甜甜蜜蜜的爱情故事,拉埋天窗缔结连理,突然从爱河美梦苏醒回到现实来,朝夕相对的日子面对开门七件事的生活压力,不由把恋爱期被对方视为可爱小动作的行为放大,成为碍眼碍事不可容忍的坏习惯,随时因此爆发小两口的世界大战,孰可忍不可忍,最后相骂无好口,一句“离婚“成为夺命符,双双怒目相向不再理会明显对子女造成严重的伤害,愤而选择各走各路,再回头我也不要你!

杨小姐在国会提及的怨偶分离的理由,其中充满儿戏般琐碎,居然成为离婚导火线,且看以下的离婚原因:

丈夫不满的原因:妻子身材变形、妻子喜欢晚上洗衣、妻子喜欢随团出游、妻子太晚准备食物、妻子炫耀前夫性能力…….

老婆不满的原因:老公不善房事性能力差、老公一直怀疑老婆一举一动、老公薪水比较低、老公孤寒吝啬……

此外,还有一些更可笑的离婚理由:政见不同、睡觉打呼、喜欢购物、抢看电视节目、贪睡、泼辣、上厕所不冲水…..

哇唠,林林总总不一而足,看得你我啼笑皆非,左思右想自己是否曾经也因相同干扰萌起一拍两散的念头?!

记得港片喜剧泰斗许冠文曾演活一部与杨小姐提出的新潮流离婚原因雷同的电影情节,话说一对恩爱的恋人结婚后,却因双方不满习以为常的小动作而闹家变,其中最经典的是因挤牙膏而翻脸的一幕,至今深入民间脑海,说明经营一个家,忍让包容是何等的重要喔。

婚前辅导的建议,是否对打造美满家庭有其可取的效果,看来还需视夫妻两人是否愿意学习你迁我就的包容美德咧!

2018年11月14日星期三

也谈半津贴学校


教育部长日昨在国会建议,政府资助 (半津贴)学校若认为无法承担基础建设维修费,可以考虑申请转为全津贴学校,由政府全权承担所有基建和维修的费用。

他也说,虽然半津贴学校的校产和建设归董事部负责,不过财政部每年预算案有拨款供这些学校进行维修或资助,并确保师生是在安全及快乐的环境学习。

教长此话一出,不出所料引来热议,教育界对当局的解说,并不表示全盘认同,而华教界尤其身任华校保姆的董事部,更是不敢苟同,因为若要转为全津贴学校将校产移交给政府,不但失去应有的权利,也不能确保全津贴华校申请扩建或紧急维修拨款方面,能够获得与国中国小相同的公平对待。

曾身临其境官拜教育部老二的魏家祥对该部门繁文缛节的政策最清楚。他说,建议转为全津学校并非新概念,理论上政府学校所有维修和重建归政府处理,然而在执行过程是否尽如人意,公平对待各源流学校的需要,则另当别论。

且听听现任大马华文理事会主席王鸿财怎么说。“全津贴华小虽然可以向政府申请维修及发展拨款,但是往往是学校的情况等不及,只好由董事部自行筹款,因为校方无法如国小般获得当局迅速的关注。”

你我在杏坛行政职场上,曾经在多所半津贴和全津贴华小掌校多年,对这方面的申请累积少许经验,也看透了县州教育局在处理华小的申请拨款方面,实际上确存在着不公不急的手段,甚至除非已严重无可避免,否则华小所提出的申请,唯有等待再等待,考验你的耐心。

数十年前的半津贴华小情况的确让华社心痛和负担沉重,那时政府不曾宣布拨款资助,尽管校方可以填报申请半津贴拨款(而且还有美其名1元对1元的资助),然而往往在申请上面对诸多阻碍和推搪,因此重建或扩建等硬体发展,只有落在董家教及校友会的肩膀上,那时就有说『华社第二个所得税』的笑话出现了。

后来前朝政府每年预算案时宣布拨款供资助全国半津贴学校,情况顿然比起全津贴学校来得更好,因为虽然全津贴学校所谓一切扩建维修可直接得到教育局的处理,然而除了等还是等,全津贴的需要唯有排队慢慢等,而且华社民间也因全津贴学校的地位,显然不愿捐款协助,交由政府去关注一切所需

如此一来,全津贴华小的情况,简直沦为“私生子”,华社不愿理会,教育当局又要你排队等待救济,请问如何是好?

记得当年你我在某乡村华小掌校时,因学生年年剧增课室不敷应用,既然是全津贴学校就一再向当局申请增建课室,追了又追,后来教育部来函通知已列入下次大马计划,然而至今你我已离开该校十年,还不是让民众继续等呀等,等到花儿也谢了,全津贴学校的需要有受到关注和实现吗?

别梦想全津贴学校的好处啦,你不是国小喔!

2018年11月13日星期二

王城竞跑嘉年华

 
 
 
 

坐落霹雳河畔的银州王城,每逢迎来苏丹殿下华诞庆典,必有一番热闹非凡的吸力,让国内外民众蠢蠢欲动,争相赶至参与其盛,使得这银州朴素的百年小镇突然生机勃勃,官民同欢,市道蓬勃,让埠民商贩笑逐颜开。

日昨又是一年一度的热门苏丹华诞竞跑的大日子,数以千计来自国内外的跑步发烧友等待这天的到来,似乎除了兴奋也有不耐烦的感觉了,因为这项年度别开生面的竞跑活动,除了有让人满意的奖励,报名费超低廉,而且跑程沿途还有椰水糕点美食任你尝,路上触目可见花花草草乡野情调,以及不一而足的大小周边活动上演,着实让全国各地跑步发烧友争相赶来,尽管千里迢迢舟车劳累也在所不惜。

今年参与的人数更惊人,共达七千余人,跑程分为15km10km、以及7km。天还未亮,王城街道已人头攒动,无数男女老少跑步健儿一身轻便装扮换上大会提供的运动衣,陆续抵达马来学院前的广场起点,场面热闹之极。

凌晨天未亮已车多人多,显示这一天王城壮观的街景……

记得几年前,主办当局甚至邀得当地华团协助搞噱头,号召区内众多乡团民间组织在竞跑沿途的大桥上,舞狮舞龙迎接健儿们及苏丹殿下等达官显要路过观赏,当时气派万千,引起竟跑健儿们不惜停下脚步大拍特怕留下倩影,至今还让人津津乐道咧!

而这次的竞跑活动日,同样有让人惊叹的新意,邀来最近热爆国内戏院的本地票房卖座片Paskal特种部队,在霹雳河畔广场,模拟作业展示演技让民众大开眼界,攀爬直升机直垂的绳索、跳入河里追剿敌人等精彩电影画面,在民众眼前live起来,让观众惊叹演技逼真。

值得一提的,Paskal部队过后还非常友善和大方,来者不拒和民众拍造型留影。

银州王城苏丹华诞庆典,实际上在你我小时候的年代,已经相当令民众难忘和充满期待。记忆犹新当年时任苏丹华诞时,开放皇宫范围足足一个月,举办全民共欢的嘉年华,各类贩摊游戏玩意包括合法赌局应有尽有,吃喝玩乐的节目无不吸引全国各地群众慕名赶来,的确是王城最经典的大庆典节日呢。

如今没有当年的王宫嘉年华却有最吸引民众的超值竞跑活动,谁说家住朴素王城身在福中不知福喔!

2018年11月12日星期一

废除考试


新政府的教育部长近期频频有好料,从之前黑鞋白鞋到承认统考课题,再到宣称教育部要仿效日本教育部提供免费食物给小学生,遭纳吉嘲讽当官至今还不知道我国的小学生从八十年代已开始推行RMT免费早餐的计划,而其中较有学术性的言论,就是宣布明年开始要废除小一至小三的考试制度,改为高效率的校本评估,来取代考试分数决定学生的学习进度。

其实,教育部早在2011年,就决定逐步废除政府考试尤其是小六检定考试UPSR,要以PBS校本评估来衡量小学毕业的学生。当年教育部曾花费大量的拨款和培训,从上压下要国内各校根据规定,去进行校本评估。然而,那一萝萝没完没了的文书工作和网上报表的重担,压得校方和教师群其苦难耐,导致许多填报的资料被迫马虎交差了事,为了满足上头的追问,从下骗上或从上骗下在所不惜,让所谓的最佳评估机制落得乱七八糟收场。

这趟新科教长旧事重提,并在未见周详筹措下宣布明年即刻要小学一至三年级取消校内填鸭式考试,不但让校方慌了脚步,也让家长无所适从,更让补习中心不晓得该如何应对!

无论如何,教长马智礼向教师派定心丸。

他说:评估理应是为了学生的塑造,而不是为了交给县教育局或周教育局的成绩单,教育部要确保学生具备4M技能。有人说,废除考试,以评估方式取代,会造成加重教师负担,我要强调,这不会发生。

说得也是,理论上学生个人智力的评估,如果不因过度繁文缛节的报表拖累的话,的确只有班上老师才了解个人的学习情况和进度。然而,要如何有效将这些本该有记录的个人进度好好收藏保留,以便接手的教师能够一目了然学生的智力和学习情况,倒是大费周章的任务,减轻工作负担又要快乐学习和成长,不知马先生的妙计如何喔!

小时候你我提着藤篮书包上学,那时的学校生活没有令人不安的功课压力,没有给老师逼得不敢入睡的模拟考题轰炸练习,只有半年考以及年终假期前的大考,然后根据分数排名,干净利落,没有过度的考试压力,快快乐乐度过那样的童年。

然而,新时代的童年,怎么都被成年人支配着,家长担心儿女输在起步,老师担心政府考试成绩太烂而遭追究,学生被迫打开脑袋让教师和家长将所有的知识倒进去,管不着消化不消化,让童年日子充满压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