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杏坛风雨



你我穷其一生的青春岁月翻滚于杏坛,如今离开教育事业为挣口饭的职场,却还有意无意对国内杏坛的动静,关心和感兴趣。说真的,三十年来从普通教师到后来辗转曾在多所华小学堂担任行政主管的职务,所见所闻和亲身经历的学堂风云和课题,林林总总不胜枚举。

当初期七十年代国内教职员的低薪酬和工作压力不成正比,教书行业成为年轻人觅职的最后选择,那时教师或临教工作乏人问津,学校长期面对师资短缺,曾经让学堂行政者伤透脑筋,让国内华小面对相当严重的危机。

最近杏坛似乎闹哄哄让人更为关注,其中引入瞩目的课题,居然都是学校在推展校政和活动上,遭到校外人士及家长投诉和阻拦,校外人士甚至以专家自居插手干扰校务的进行,一些还故意向媒体投报把事情闹大,着实让宁静和神圣的校园给搞得乌烟瘴气,一炮而红。

日昨大都会某华小传开有一批家长,连同外人在校外及教育局高举大字报摇旗呐喊,投诉学堂办活动筹款,并声称既然是全津学校,为何要搞筹款活动,因此,责疑校长的筹款计划,并因此要求调走校长。

同日的南洋报也有一则发生在银州上霹雳玲珑某华小的新闻,有家长联同家协理事向报界投诉学校在小六生UPSR之后,被吩咐购买升中学准备的练习,一些家长不愿买给子女,而教师要学生抄习题作答引起家长不满,大阵仗向媒体发表不满,并宣称已向教育局求证为何考完试后校方还要为难学生!

据说,该校同一批家长经有关家协理事的唆使,曾多次针对学校行政、董事部财务、UPSR考试地点及班上风扇等事项显示关注和插手,俨然如教育官员的身份频频向校方发难,的确让校长等人烦不胜烦,看来是过度干扰了学堂的行政机制,忘记自己虽然被推选家协理事理应协助学校的发展,反而适得其反摇身为学校声誉的破坏者,难怪引来校方及董事部的反击和怒责其傲慢无聊的举措咧。

说实在的,办学专业是校长及行政部的职务,近年来随着民间家长教育程度提升,人人自以为都是教育专家而对学堂一举一动手指笃笃,孰不知如此这般已严重打击校方办学及师生的士气,为国内华校带来不良的示范和阻力。

2016年9月27日星期二

轻松话题谈男女



男人女人话题

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男人沒有女人,耳根清净;女人沒有男人,居家干净。
 
男人「入错行」,上班会很痛苦;女人「嫁错郎」,下班会很痛苦。

好女人,养坏男人的胃口;坏女人,吊足男人的胃口。
 
婚前,男人像传令兵;婚后,男人像指挥官。
 
失恋不见得是世界末日:你的心也会「泣血」,你的荷包却可以不再「失血」。

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

球会资金难上难



本土电影Ola Bola上画时引起国内轰动,好评连连,票房卖得满堂红,有人却因此眼红地吹毛求疵,投诉该电影情节乖离我国足球坛的历史,认为有损国内足球运动的史迹。

后来,由政府当局主办的大马电影节最佳本土影片的评审,却又搞了个没有70巴仙马来语对白的限制,虽然Ola Bola叫好叫座,居然不获提名而引起电影圈高度不满,其中就有著名马来导演看不过眼首先对主办当局开炮,怒责当局以电影对白诸多挑剔而抹杀本土电影的公平竞争,掀开轩然大波而让全国哗然。

实际上,Ola Bola 这部电影所交代的故事,是国内六七十年代足球热潮的发展,圈出那些年代运动并非如现今一般,讲究大笔大笔经费和酬劳的好康,反而是球员们以兴趣和情感的牵引来发挥练球打球的积极,工余课余全力以赴,没有过于浓厚的种族观念干扰,本着团队精神而浑身解数,踢出精彩的球艺和成绩。

记得那个年代已有相当出名的大马足总默迪卡杯足球赛,为国内足球运动注入热腾腾的注意力,各州球会非常重视该赛事,电视台在商家大力赞助下,几乎场场都有电视现场直播,成为普罗民众争相观赏不愿错过的精彩节目。

那时候球赛直播的赞助商,都是由烟酒公司大手笔赞助,显然在推动球赛运动和热潮,这些香烟公司和啤酒公司功不可没,提到赞助运动项目,着实是慷慨得让人另眼相看。

其实,也是这些烟酒集团的大力资助,让许多参赛的各州属足球队,在经济上得以顺利上路。

可惜,后来政府一声令下,据说因为宗教问题宣布不准烟酒广告在电视画面出现,杜绝了球队财神爷的慷慨赞助,加上新时代球员和教练等的酬劳不断飙升,参加球赛的开销近乎天文数字,才让各州球会捉襟见肘,大感吃不消,年年为筹措经费而大费周章。

非常关注足球运动的柔佛王储东姑依斯迈最近有感而发,透露知道一些州属的足球队因此向首相索讨赞助费,明目张胆伸手向政府要钱,并宣称自己明白双方都有各自的政治利益为出发点,因此认为如此要钱派钱手法形同贪污!

王储说:足球队需要资金赞助,应该从商业管道著手去找赞助商,而不是没钱就向首相要!

一点也不错,想当年球会轻易获得商家赞助的好康,如今随着政府的政策导致作蚕自缚,试问还能找到那些慷慨解囊大力赞助运动项目为己任的商家机构,大手笔散金输财,却被指违反政策而遭手指笃笃咩?!

2016年9月25日星期日

自打嘴巴



为了要达到推翻纳吉政权的目的,前首相老马频频发表自打嘴巴的论调,看在普罗民众的眼里,简直印证有嘴说别人,没嘴说自己的笑话。其中就有媒体人揶揄这名退而不愿休的过气政坛高手一心要打倒纳吉,不惜『以今天之我,否定昨日之我』。

最新一场的手指笃笃的动作,老马日前在伦敦的一场演讲时,抛出一句:我们必须立下条例,首相不能成为财政部长。

老马此话一出,顿时让国人掩嘴偷笑,并认定这九十几岁的老头的确染上严重的选择性失忆症,忘记原来首相兼任财长的始作俑者,打开首相兼任财长的门槛,竟然是自己!

追根究底,我国首三届首相东姑阿都拉曼、阿都拉萨、胡申翁都不曾兼任财长,然而当年老马在任内革除时任财 长安华后,就开启了首相兼任财长的惯例,现在却来大声喊说首相不该兼任财长,听在人们的耳中,简直是嗡声响的讽刺。

与老马曾在政坛上并肩作战的前财长达因,在附和老马所言首相不兼任财长的建议时,也认为首相忙于管理国家,我们应该有一名全职的财政部长管理这个职务,财政部是一个很大和重要的部门。

实际上,普罗百姓有谁不清楚财政部是国家非常重要的部门,可是当年日理万机的首相老马能够一人兼任多职,来到时任现任的首相,怎么却突然无法处理首相和财长繁重职权的承担?

当年老马独揽大权呼风唤雨,而纳吉当权了正是老马当年的翻版,怎么能够说自己可以为所欲为,接班者却不可依样画葫芦?一切的前因后果,难道不是老马当权时种下的祸根?!

更令人贻笑大方的政坛笑话,就是出自被巫统踢出家门的老马宝贝儿子光头仔慕兄克里口中,首相任期不可超过两届,也就是说不超过10年。同样讽刺的是,小慕却忘记了自己老爸在大马政权曾呼风唤雨22年之久,引来国防部长希山笑称人们不会忘记,小慕的老爸垄断大马政权时,为何在其父亲在位期间没有提出此建议?

大马政坛让老马这个自认全世界唯一的领袖频频抛出自打嘴巴的笑料,可谓严肃政坛多了许多搞笑的涟漪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