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20日星期日

大扫除


小时候家里迎接新年的前奏,而且是一家大小非做不可的任务,莫过于全家出动的大扫除了。老妈老爸可要在大扫除那一天,放下芭场的工作,和你我兄弟姐妹一起翻箱倒柜收拾家里杂物,洗刷屋子里各角落,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才顺利完成工作,让家园焕然一新。

实际上,送旧迎新的华人农历新年习俗,就是让人们每年需把自家清理打扫一番,不然年年堆积了不断增加的废物,把家园也变垃圾场了。

自从那年离开职场,就搬到街上这花园的两层屋子定居下来,转眼已过了四个新年,看看屋子的漆色哑黄脱落,篱笆的情况饱受日晒雨淋更呈龙钟状,家里杂物又多又碍眼,才决定来一次大手笔请师傅维修清理缺陷微露的篱笆和屋旁空地,然后重新刷漆,并借机大阵仗为家园收拾收拾,忍痛花笔大钱送旧迎新,祈望迎来猪事如意的肥年。

经过师傅连日来忙忙碌碌地粉刷,屋子外观焕然一新,那两座漆上猪肝深红带褐的铁闸门,分别有三朵黄花漆上金色,分外耀眼,算是自己得意的创作要求,也多得师傅精巧完工,打造满意的画面。

然而,刷漆完工的后续工作,看来就更多更伤脑筋了,要把许多物件搬动移开供刷漆工作顺利进行后,一切皆需还原及收拾,因此许多杂物杂项让人头昏脑胀,不如一kali 全都送到专收废物的二手商,抛走念旧的死性,让这棒嘟嘟的肥猪年,少了碍眼占位的收藏品吧!

新春大扫除,老旧的不走,新颖的不来,坏的送走,好的接回来,诸事如意,吉祥圆满……       

2019年1月19日星期六

年关难过


一老友充电话费却充错手机号了,因为充了100有点心疼,就给对方打了过去,说能不能给我充回来?

结果接到特郁闷的回话:
朋友,又接近新年了,全是要来催账的,我好不容易停机了,你又给我top up干嘛!岂有此理!



2019年1月18日星期五

民不聊生


日昨话题说高原补选照妖镜,让国人自509变天后,才感受到换了政府的欢腾及期望,如今明显逐渐冷淡,人们忙着衣食住行的苦日子,以及对希盟政府不断违约的现状,看不到什么值得一如往昔地沉醉在美好的新马来西亚美梦中。

尽管这次金马仑补选中,希盟政府以人强马壮势力雄厚示众,部长级高官显要人物纷纷如走马灯蜂拥而至,笑容可掬对选民嘘寒问暖,可是看在媒体及民众眼中,人们对希盟的热潮已冷却,甚至有媒体形容冷过高原的冷气候,相反的除了在原住民区域对手国阵还有热得起的市场,以锄头标志的独立人士花农黄承毅,所得到民众欢迎度显得较高。

尽管希盟及火箭党死硬派支持者如何如何粉刷新政掌权后,令民众不满的政策和爽爽U转的事实,并继续沿用之前对纳吉等人贪腐印象穷追猛打,人们所关注的却是国家经济没有因换了政府变好,经商环境和百姓三餐温饱不见得有所改善,所听到追究前朝过失的狠话却永远骂不完,可是至今都无法将这些贪官绳之以法!

网络社交平台似乎可以看到广大民众对新政府半年来的表现非常不满意,有人怒呛当初抱着期望变天后再没有巫统这类嚣张自大的嘴脸让社会民不聊生,可惜毕竟只是一厢情愿,老马的新政府已开始变调走着巫统回头路,行动党不再对不公恶法敢出句声音,让人彻底失望而冇眼睇。

唉!老马一句大选承诺并非圣经,只做参考不必全数兑现……听在509政治海啸的民众耳中分外刺耳,不是吗?

承认统考那一里路没了尽头、取消大道过路费被指不再可能、当年被行动党人炮轰的AES不但没有被废,交通部长还宣布要在更多道路装置、大学贷学金还债方式UU去、令各族升学者不满的大学固打制、拉曼大学拨款被腰斩等等等,老马上台后接二连三地露出本来面目,坚决要柔佛弯桥咸鱼翻生、钟情第三国产车计划、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废死、禁烟等影响民生的热课题,以及让人们感到好笑的建议如青少年晚上宵禁令、用餐时吃剩食物遭罚款,黑鞋白鞋乱成一团,在在显示部长级高官随性提出一大堆影响民生的恶法,怎么不造成民众越看越心寒,越想越火滚喔!

唉,但愿不是大马之春的预兆喔….

2019年1月17日星期四

杏坛减压说起


这年代大马教师群工作压力和质量与日俱增,教学职场沉重负担已让国内教师厌倦和吃不消,在面对学生、家长、上司、同事及社会所带出的有形和无形的压力,让杏坛近年来传开不少抗压不足的教师或学堂行政人员及校长,罹患忧郁症状甚至绝症,有人经不起压力和打击,居然想不开自寻短见,更有人走不完职场道路而半途猝死,令教育工作摇身成为新时代恐怖的职业!

尽管有人认为敬业乐业,是营造职场快乐的信念,然而,教书工作却因为不断增加的文书工作,造成以往只专注在学堂上快乐教学的任务变色变调,加上网络便利导致群组追踪的无休状态,把教育工作搞得毫无乐趣可言,而今年新学年开课前在银州频传有校长老师突然离世的新闻,凸显了杏坛职场压力着实比天高!

教育部曾不只一次扬言关注并寻良策以减少教师工作量和文书处理的负担,然而,讲了那么多年,纸上谈兵一大萝,到头来只不过上头的kaki kong kaki song 笑话!

需知除了教育部所谓的教改制造不少文书报表的非教学任务让各校定时要处理,州县区教育局官员也有一大堆自作主张的计划和活动推给学校去进行,以一个县教育局整百名各组官员各有各的计划各有各的表现平台而言,他们拟定活动及计划要进行,受苦的不是他们却是推下去给学校的校长教师执行,一人一种要求,大石压死蟹,不死也半条命!

教育部长马智礼初上任时宣布取消最让各校吃紧的SKPMg2稽查行动,改由学校自行处理,如此一来,少了教育局官员定时大阵仗杀到查来查去,可是学校教师还不是要继续为同样的文书工作和收集文件记录忙忙忙。

日前教长又有宣布,教育部通过5项倡议及9项措施减轻教师工作负担,包括简化文件及档案管理丶数据及网上系统管理等。根据这些新措施,学校有更多的自主权,包括可以自行决定每个科系的委员会需要保存多少档案,及文件的模式。

可是,杏坛对上头所谓的减压减工的方案,并没有什么感觉和好感,心里有数,纸上谈兵的骗术,早已是教育界公开的笑话啦。

节哀顺变吧,同道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