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星期一

嘉玛的警告



政坛人气最劲的巫统流氓领袖,红衫头目嘉玛,这一两年来以其偏激流氓式的行径力挺纳吉政府,连场好戏带领一众喊打喊杀的巫青,与反阵和民间团体包括净选盟及律师公会等组织对着干,明眼人一看心知肚明,红衫老兄不惜打造蛮横彪悍的造型,旨在取悦巫统上上阿头的青睐和赏识,以便突出自己为未来官场争得一官半职,期待一飞冲天青云直上。

那次天降良机大港国会补选,身任该区巫统主席的嘉玛连睡着了也梦里偷笑,感谢上苍安排可让他老兄有机会吐气扬眉,然而却因为塑造了错误政治流氓形象而让国阵盟党不爽,纳吉为顾全大局忍痛割爱这名死心塌地的爱将,让嘉玛白白失去当官的好机会,无缘打滚官场呼风唤雨猪笼入水,令他老兄怀恨在心暗锤不已。

不久前国阵召开被讥为很巫统的国阵第14届大选前备战集会,又蓝又红的场面耀目之极,纳吉苦口婆心指示各成员党需排除异议团结对敌,不要因席位分配而闹情绪,避免因内斗阴沟翻船失去江山。

你我最感兴趣巫统大港区部主席的嘉玛,这时摆出怒不可遏的姿态,警告党领袖在挑选候选人时,切勿背叛当地基层领袖而选择空降部队,否则上届大选在雪州惨败的局面可能重演!

嘉玛提醒说,第13届大选时,雪州巫统22个区部主席,就有16个不是候选人。而区部主席是负责领导竞选机制的首脑,言下之意若引起这批人的不满,大选胜算堪忧咧。

呵呵,此地无银三百两,嘉玛那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趟发飙,主要是摆明自己已经失去耐心,下届大选若不被提名候选人,就给你们好戏看!

流氓政客蛮横式的威胁,一味靠吓正是这家伙的惯常手段,而这次不对外反而对内的警告,不知其杀伤力会有多大喔。

然而,以他老兄频频上演政治小丑和流氓政客的造型,令马华民政等盟党领袖也不敢靠得太近,以免被他喷得满身屎而倒米,让下届选区的战事更为艰巨。

政局难料,且让八卦的群众看看纳吉如何化解和满足忠心耿耿的流氓政客坚决要求和步步进逼吧。

2017年10月22日星期日

过气纸老虎



纳吉月前以王者返巢的高姿态迎回曾经是巫统雪州大臣的过气政客莫哈末泰益,被国内外媒体形容为小题大作的笑话,还传出这个泰益据说在首相召集媒体当天,将带领众多反阵轻重量级的人物,跳槽巫统制造大选前高潮,甚至有可能翻版当年国阵抢夺银州政权那幕惊险刺激的戏码。

沸沸扬扬的热议,万众瞩目的发布会,后来让全场人紧张期待精彩片段隆重上演,却只是雷大雨小的造势。出现在众人面前的,竟然是雪州当年因携带巨款进入澳洲被捕而丢官的过气州务大臣莫哈末泰益,从反阵一些党跳来跳去,这次跳回巫统居然意外地获得如此高档的英雄式迎迓,让全场数以百计的国内外媒体记者给玩弄得脸似土色傻了眼。

泰益老兄虽然夹着前巫统州务大臣的光环,获得纳吉赏脸以强势回归的姿态,引起阵阵褒贬的眼光,不过,得到巫统老总的首相如此看重其身份,纵然党内曾出现冷嘲热讽的杂声,表面平和的画面其实暗藏漩涡。老泰益重返雪州巫统的事实,是否引起现任领导不满和压力,导致党内派系斗争更为激烈,动摇阿吉哥的威信,倒是坊间大感兴趣的情节。

无论如何,曾掌权多年的一州之首,丢官后自贬身份在反阵跳来跳去,发现无法有所突破,趁着纳吉政府四面楚歌之际示意回头,意外得到老大的青睐而爽到胡言乱语,忘了当年曾是全民的大臣,戴着面具扮成对各族民众处事公正的中庸首长。

这趟重归旧巢,或者急于表现自己有杀敌之技,公开宣称国阵若要重夺雪州政权,只需赢取所有马来选区而不必太在意华人区或印裔区,同样能够取得政权后呼风唤雨,踢走以公正党为首的反阵政府。

此话一出,不出所料连马华和民政的自己友也听得耳根发痒暴跳如雷,直指老泰益忘记国阵是三大种族组成的联盟,其思想狭隘且脱离现实,简直不过是一名过气政客的嚣张嘴脸咧。

哈哈,纳吉一厢情愿力捧的返巣老马,竟然被盟友又酸又骂,看来连纸老虎也不如呢!

2017年10月21日星期六

铁船与淡水虾

 
 
 
 
 
 
 
 
 
 
 


心血来潮,那日邀约那班吃喝玩乐的yam cha ka ki,向着离怡保山城不太远的督亚冷走走逛逛,寻幽探秘追忆那些年这一带采锡蓬勃的痕迹,缅怀当年为银州供应无穷经济生机的锡矿业,也窥视闻名遐迩的督亚冷淡水大虾那美味可口的口碑,而蠢蠢欲动口水直流。

你我这批志同道合的老顽童,这趟选对了逛走大自然晒太阳的去处,来到已停业的督亚冷铁船采锡的公司TT5,购票进场才发现这座已改为游览场的铁船,因为近日豪雨导致轻微倾覆而暂时让路维修禁止游客进入船内参观,唯有在铁船四周慢步绕场东张西望,一边听取陪走的马来女领队滔滔不绝地讲述和介绍,算是上了一课那些年代铁船采锡的历史回顾。

原来,自从锡矿业在国内从巅峰变没落,州内尤其是近打谷一带由外国佬经营且资本雄厚的铁船采锡法的重型机械,纷纷因公司倒闭而荒废或廉价出售。还好,这里的TT5公司管理层突发奇想,看准铁船采锡的历史价值,将它变身成为纪念馆,供游客及学生群了解当年采锡的秘诀,观赏那些笨重雄伟的铁船机械如何把地底的白金变成真金的过程,想来倒是非常有意义的尝试。

你我虽然这趟无缘进入铁船亲手抚摸船内的一切,至少还能够在矿业没落后的这个年代,亲眼看到当年铁船操作的雄姿,大可自我阿Q一番。

实际上,走访铁船博物院,并非你我逛走督亚冷主要目的,反而是因为闻之嗅之当地闻名的淡水虾而赶来与食途老马抢食,带回梦寐以求那口齿留香的感觉。

无论如何,既然远道赶来贵地,也需走走看看那些地方可以让大伙留下倩影和脚毛,因此决定驱车进入不远的双溪榴莲新村,看看当地风土人情,却意外发现路旁那座兴建中的餐馆周围一幅幅精美3D壁画,还被停放在建筑物前的老爷车吸引得非停下拍照留影不可。机缘巧合的安排,你我竟然是这座美景的最先观赏者,拍下了一张张尚未被人发现过的美丽壁画图,而沾沾自喜笑翻天。

中午,来到督亚冷大街著名的联芳餐馆时,冷气厅内已座无虚席,反而好奇怎么毗连的那间修饰得壮丽的XX芳冷气餐馆,却门可罗雀,食客走过张望却不进入,不约而同涌至咫尺的角头餐馆用餐,让你我摸不着头脑。

来这里不必问阿贵,人人都为大虾而来,因此你我不必多言,问清楚价钱,要了一盘清蒸淡水虾,9只不大不小的虾老爷,就叫价103令吉,加上其他鲜鱼时菜等,一顿丰富的午餐花上两百多,算一算虽然在这城乡区域小地方品尝鲜虾河鱼,还算合理又可口,难怪食客纷纷赶来大快朵颐,开心吃喝咧!

2017年10月20日星期五

差劲的 ETS

 


搭乘国内电动火车ETSdelay恶梦再现,着实让你我疲惫无奈和满腔火气要发作。

被宣传为国内最准时最安全的新颖电子火车服务,自从引进我国成为解救KTM连年亏损的救星,曾经让政府及交通部自豪不已,虽然票价比一般长巴来得贵,民众还是喜欢选择顺畅无阻的ETS出远程。

初期的电动火车表现,的确让普罗民众喊赞连连,对快捷准时和安全舒适的旅程赞不绝口,纵然车票较昂贵也心满意足。

似乎是大马官场惯常的情形,虎头蛇尾的丢脸事件层出不穷,而ETS的服务更是好景不常,近期让搭客大感不满,不再准时和惯性的电缆故障的大问题,让购了票买气受的群众,只得个广播中的一声对不起,更为气愤难消。

记得大约上个月在首都 KL Sentral等待乘搭上午九点的ETS,竟然一等就等足三个多小时,才能够坐上delay到痹的班次火车,缓缓赶上回程的路。当时被通知因为在万挠至双溪毛鲁一带的电缆故障,导致列车无法准时开行,虽然抢修也耽误了多时,让车站的人潮乱成一团而怨声载道。

电缆故障,的确是搭客群众万般无奈的不幸,KTM当局在抢修下无法尽速解决难题,就必须全力关注有关的事件不会一而再的成为列车误时恶梦。
可惜,对于经常乘搭ETS的群众而言,电缆故障的借口,居然一而再的被引用,而且所讲的原因都是在双溪毛鲁一带电缆的故障,显然KTM当局并没有因前车之鉴而改善服务,不断让民众受骗而搭上长时间耽误的列车而浪费时间和金钱,简直是国内最没有商业道德的骗钱机构,让国人气煞,也让政府尤其是交通部蒙羞!

你我这趟的ETS苦经验,因相同的故障老问题而痴痴地等,而且后来严重到必须在万挠站下车赶巴士,至双溪毛鲁火车站,才再登上列车到目的地 KL Sentral,已经是过了深夜11点半,比原来8.30pm抵达的时间,又浪费了至少3粒钟。

哇唠!明知该处电缆故障是ETS服务的煞星,事在人为,KTM当局怎么还是没有办法纠正一错再错的痛苦,不断为搭客制造一波一波的麻烦,就只有那么一句 minta maaf 了事,不如tutup kedai 吧!

神呀! 求求你帮帮忙,但愿周日回程的轨道,顺顺利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