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5日星期五

玻璃市政局风云


国内政局不只是希盟新政府上台以来,掀开人民新希望的大刀阔斧改革大计,以及雷霆行动追查前朝滥权贪腐丑闻,让那些曾经以官职搜刮民脂的人物无所遁形,陷入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恐慌,还包括多州政权漂浮不稳让国人看傻眼。

国阵阴沟翻船痛失中央政权,也输掉多州的政权,虽然之前在一些州因为旗鼓相当平分秋色,而让两队人马争权的戏码造就了扎扎跳的政治青蛙,无论如何最终的赢家归掌控中央的希盟笑到最后。如今国阵只能在三个州继续把关当政,可惜却并非风调雨顺地站得稳,随时存在着大意失荆州的风险。

砂拉越国阵在土保党坐大的情况下,据说酝酿脱离国阵的选择,而彭亨的巫统州务大臣,居然被苏丹宣布只给两年的任期,再来就是西马最北端的玻璃市州,被巫统党内派系的连累,新科州大臣阿兹兰才在两周后的昨天,顺利在亚娄皇宫宣誓就职,却遭国阵自己友的9名侯任议员杯葛出席观礼,让该州统治者龙颜大怒,怒有人欲安插傀儡大臣垂帘听政!

如此让民众惊讶的官场消息,州大臣难产拖了超过两周无政府状态,然而诞生出来的政府一号人物居然是怪胎,而且在宣誓仪式进行时,远在都门巫统总部召集紧急会议的州巫统主席沙希旦,怒发冲冠地怒责州统治者的不是,被媒体询问他已导致龙颜震怒,竟然用嗤之以鼻的表情,传达对最统治者不敬的面容,而且即席宣布立即开除阿兹兰的巫统党籍,让新科大臣沦为无党派的大臣,的确又是一波精彩的政治情节。

有人反问,沙希旦不是巫统纪委会老大,也并非该党操刀的总秘书,怎么越权公开宣布即席开除不听话的党员?

不管怎样,若阿兹兰因接受皇宫委任官职而被踢出巫统,那么国阵就自动折损掉大臣的高职,迫使新科大臣靠向在野这一边;然而只有5名议员的反阵,肯定不是议会厅里的大多数,那么其命运看来只有遭投以不信任票而自动下台的厄运咧!

如此一闹,已掌控中央政权的希盟,可会乘虚而入以各种手段和绝招,勾引呱呱叫的政治青蛙埋堆,一举收复玻州这幅失地喔?

2018年5月24日星期四

大马版廉政风暴


希盟在人民海啸助威下,狂风扫落叶将国阵打得兵败如山倒,让全世界看到大马人民极度渴望改朝换代的欲望,也让保守的政坛分析者大感意外跌破眼镜。

新政府入主布城以来,短短十来天大马官门的消息,一波比一波精彩绝伦,不但让全世界媒体记者疲于奔命,更让国人惊奇错愕,比追看最卖座的电视剧还要刺激和过瘾。

纳吉的前朝政府大热倒灶一夕间垮台后,老马总算排除万难宣誓就任新首相,并花上十天才顺利产生新内阁,一众原是站在反阵的英雄好汉首次踏足政府心脏机构的大门,顺理成章接掌政权,新人新作风誓言要把前朝官僚腐败的弊端一一清洗,让老百姓另眼相看的喊赞。

老马在宣誓任相的次日,就宣布成立官方元老理事会,以及多个委员会来调查前朝的滥权丑闻等令国家蒙羞的大件事,并下令雷厉风行搜查纳吉的住所。警方日以继夜搜查行动大有斩获,竟然抄出让全城甚至全世界愕然的私藏,只现钞据说就超过10亿计,加上价值连城的金条、珠宝、名牌表及包包等,着实令人不敢置信的发现!

日昨更惊人的内幕曝光出街,曾是追查1MDBSRC巨款的前任反贪会副总苏克里,这趟被老马请回来坐镇反贪会新老大,上班第二天,就高姿态爆料当年在追查纳吉被怀疑涉及的SRC26亿令吉事件时,面对滔天压力和迫害,严重到几乎因此失掉性命!他讲到紧张和愤然的惊险经历时,声泪俱下情绪化多次讲不出话来。

说实在的,身为公仆虽然被委以重任追查贪腐弊端,然而所要追查的对象却是无上王一号政府人物,可想而知面对着有形无形的威迫阻吓和打压,任你有三头六臂也无能为力,后来甚至被套上欲颠覆推翻政府罪名,最终在压力下被退休了事。

还好,希盟新政府的老马首相识英雄重英雄,把苏克里重召入京委以反贪会主席重任,势要展开雷霆行动追查个水落石出。

如此精彩的打贪经验,其实就是现实版的廉政风暴,看来假以时日必然有人依样画葫芦,把大马前朝的这宗案件改编拍成卖座的电影,警惕新政府千万不得行差踏错,以免辜负人民的期望。

2018年5月23日星期三

国民阵线

 

14届全国大选掀起的全民海啸,或者更贴切地说是老马海啸,将纳吉的国阵政府打得落花流水,痛失政权惨败收场,也让老马这名年届903的老人在退位十多年后,重新坐上大马政坛最高峰,成为我国甚至全世界惊叹的政治神话。

今天你我要八一八的话题,就是呼风唤雨超过半世纪的国阵,从诞生至没落,居然都在同一家族的手中,令人唏嘘。

我国从英殖民地政府手中取得独立,东姑阿都拉曼的巫统联合马华和国大党成立联盟,共同党徽是蓝底帆船。513事件后东姑下台 ,副首相阿都拉萨升正后,于1974年网罗国内一些政党扩大联盟的组织改组为国民阵线,简称国阵。据记载:国阵的规模非一蹴而成,而是联盟先通过在某些州议会中与其他政党合作的经验,渐次构筑出来的“大结盟”。

国阵成立后改用蓝底天秤为党徽,由巫统为骨干,国阵的主席署理主席及总秘书,全由巫统囊括,大选席位分配也凸显巫统一党独大,而数十年来在全国大选战绩虽然起起落落,却保持着掌权的优势,统治大马政权。

阿都拉萨开创国阵这个当朝联盟,1974年大选时以辉煌战绩胜出。后来拉萨在任时不幸罹患癌症辞世,国阵的领导地位继续由巫统主导,历任国阵主席都是时任巫统主席,计有胡先翁、马哈迪、阿都拉,以及纳吉,四十多年来牢控江山,虽曾面对反阵激烈围攻,都有惊无险继续掌权,让巫统及国阵趾高气扬嚣张狂妄,模糊了人民的不满而脱离现实。

随着RAHMAN预言的神话成为事实,纳吉的国阵江山却在本届大选拱手让出给反阵的希望联盟,终结国阵数十年叱咤风云的权势,让全世界看到大马政权交替的精彩戏码,令过于自满自大而垮台的国阵随即没落而濒临瓦解。

509全国大选国阵惨败,实际上是纳吉在解散国会让路全国大选举棋不定,错失该胜不胜的良机。两年前国阵在国内多场补选都取得胜利,而且反阵希盟正处于萌芽阶段尚未构成致命的联盟,可惜纳吉却神神秘秘扭扭捏捏,一味以拖字诀,不愿解散国会以进行大选。

拖到不能再拖,却换来一发不可收拾的人民海啸,注定纳吉的江山不保,应验RAHMAN而让全世界啧啧称奇!

大选成绩尘埃落定,国阵只得79个国席,比上届大选赢得的133个国席少了54个。国阵蒙受史上惨败溃不成军,数个成员党有意退出联盟,一蹶不振的下场,正是徘徊在奄奄一息的垂死边缘了!

国民阵线,成败全归纳吉家族,奈何?

2018年5月22日星期二

土著权威?


509大选成绩成为大马种族政治史上分水岭,以种族政党为基础的国阵,兵败如山倒,遭以公正党和行动党为主的希盟推下台,虽然统领希盟大军运筹帷幄的是土著团结党总裁即前首相老马,不过毕竟因政治实力差距,受制于非种族政治的现实,从老马回锅坐上首相宝座的言行表现,足以让全民感受巫统霸权时代的种族政治旧框框,已失去市场。

正当全民观赏新政府根据竞选宣言筹组治国大计,并对前朝政府的腐败滥权穷追猛打之际,且让你我眼光转向曾经大言不惭可获得马来族群倾力追捧的土著权威组织,以及那个老气横秋自认感觉良好的该组织创会主席依布拉欣阿里。

食古不化与新时代脱节的老依,曾经贵为巫统受委最高理事,脑袋里满是种族主义的细胞,后来遭踢出巫统闷闷不得志,返回丹州创立土著权威组织做为平台,收罗巫统失意份子,一味活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社会,以为强调和煽动马来土著权威就是王道,就能够获得马来人另眼相看的喊赞。

12届大选时,反阵初步成型为民联,老依借用当时身在民联的伊斯兰党标志,顺利中选得以进入国会,可是却在当选后反枪头讨好巫统与民联对立,被伊斯兰党怒责叛徒。上届大选没了伊党护航,巫统也不认这个逆子,只好以独立人士上战场,结果落败后,责骂丹州马来人有眼无珠。

原本老依常借用前首相老马的魅力和声势来抬高该组织的影响力,还大言不惭宣称如今他的组织人数已超过60万人,威胁说若政府不重视他们的意见,来届大选不选你!

而在本届大选之前,老依表示不岔老马离开巫统走进反阵领导希盟。他说,尽管他依然尊重马爷,一名曾经掌国22年的国家领袖,但他如今已不会再支持向领导反对派的老马,因为老马已不再照顾马来人及穆斯林的利益。

他老兄蛮以为自己和他的所谓权威组织真的很有权威,在本届大选以独立人士攻打丹州巴西马国席及登龙州席,还表示一旦中选为独立议员,不受政党约束可畅所欲言。可惜他想得美以为土著权威这个自我膨胀的活宝是马来选民的选择,孰不知却是空心萝卜不堪一击,投票结果连按柜金也拿不回,脱离现实的春梦碎成一片。

嘿嘿,什么土著权威组织,充其量只不过是骗骗自己这批固步自封食古不化的怀旧老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