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又闻球赛骚乱事




那晚路过通往怡保花园的体育场,被道路两旁甚至路堤及魔鬼岛白线等空地,泊着密密麻麻的车子,让行驶的车辆缓慢轻微阻塞的情况,给吓了一跳,各处拐弯路口都有交通警察忙碌地站岗指挥交通,如此壮观的路景实属少见。

你我小心翼翼地开车经过,人潮似乎没有时间觉察路中车辆正在行驶,争先恐后越过马路的画面险象环生。

原来这晚在体育场上演大马杯足球赛霹雳对柔佛半决赛,难怪四方八面涌至的球迷和两队支持者心急要进场观看球赛及打气,让这座体育场附近一带给塞得不可开交,忙坏了现场执勤的警伯。

据说,这场备受瞩目的足球赛,全场28千张入门票全部卖完,出席观赛的显要还包括了霹雳州苏丹殿下和州务大臣呢!

你我不是球迷不曾与人潮抢位争睹球赛,不明白这些人怎么会对小小那粒圆球而疯狂,只为了观赏几十人不约而同在球场追逐一粒球,到底有何刺激爽快的好康咧?

这时,共车伙伴看到如此人潮拥挤和忙乱的交通情况,抛出一句说这场球赛人潮汹涌,如果因球赛结果有人不满而闹出滋事骚乱的事件,骇人情况必然不可思议!

哇唠!不幸言中,据报道有人对于两队以11平手的成绩不满而发飙,不服输的自家球迷从高处抛下爆竹炸伤一名柔佛球迷的肚腩,多名主队球迷也用水瓶向着友队人群抛去,还致伤一名现场执勤的警察,骚乱一触即发,引起哗然。

现场维安警队人员逮捕了7名年龄1829岁的滋事球迷,他们涉及打架殴斗等闹事行为被扣留查办。其间有数百名来怡保为柔佛球队打气的JDT球迷,则在警方护送下安然离开球场风险区,结束了银州体育场内外让民众大感丢脸的闹剧。

你我的确摸不着头脑,两队球员在球场竞技,必然有输有赢,而输赢乃兵家常事,皇帝不急太监急,反而是观赛的球迷因输赢而发飙闹事,是赌球惹的祸,还是太爱你的缘故导致失态喔?!

2017年10月16日星期一

大快人心



柔佛清真洗衣店课题,原本经苏丹殿下一声谕令需即刻撤下不得只为穆斯林服务告示,在业主迅速遵从指示并道歉后,冷却了事,虽然不曾有国阵政府领袖出面制止有关涉破坏种族和谐的营业行为,幸得开明君主出手让各族民众大感庆幸,蛮以为此事可警惕心存极端的宗教狂热者,无奈居然传开一名自认最清真JAKIM传教士公务员嚣张傲慢无礼的视频,引起坊间哗然和怒骂,更触怒苏丹殿下的怒火。

你我平民百姓惊讶无比,该名胆敢拔虎须的JAKIM九品小官,出言不逊地指称非穆斯林尤其是华人,与猪狗之类同义词的狂妄言词,纵然是关着门传教却嚣张气盛地宣称就算有人要把他这些言论投诉给上头或殿下,也不曾怕过……

口出狂言的公仆传教士言论出街后,引起各方不满群起怒责,却没有听到国阵或政府高层出言制止他那狂妄极端的行径,还好后来副内长及警队阿头在民间舆论压力下宣布追究及较后扣查他。

初时柔佛苏丹殿下对这些不敬言论保持沉默,原来殿下实际上已气愤难休怒不可遏,对该名吃政府公粮的JAKIM官员不可一世的极端行为怒发冲冠,并对中央政府放任偏激极端思想的官员为所欲为胡言乱语,暴跳如雷。日昨在柔州胡先翁大学毕业礼的致词时,殿下公开谴责该名传教士的言论傲慢无礼,仿佛只有他一人是对的,一味嘲骂其他种族,其实自己仅是个无脑空罐子!

龙颜盛怒的苏丹怒火难消,公开谕令该州宗教局与JAKIM切割关系,今后不得与该局有任何事务上的联系。

此话一出,可想而知吓得中央政府那些掌管伊斯兰事务的高官人物坐立不安,JAKIM主席及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随即宣称要觐见苏丹解释原由,似乎想撇清与该撞祸的官员的关系。

无论如何,人们感到近年来这个权力越来越大的官方宗教机构所作所为,不断在多元社会的的国土里兴风作浪的策略,已让民众大感吃不消而怨声载道,反而对柔佛苏丹这招出其不意的切割谕令,大快人心,流露会心微笑呢!

且看该偏激嚣张的JAKIM官员的下场,是否因此而遭停职丢官吃西北风吧。

2017年10月15日星期日

州官放火



布城某国小在迎接联邦直辖区部长兼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出席该校的活动时,大阵仗的让全校学生挥动巫统党旗和高唱巫统党歌,让全民看傻了眼。

人们惊讶怎么学校不是唱国歌挥国旗,却在部长莅临校园时,全校师生夹道唱巫统党歌,挥动的是巫统党旗,有冇搞错?

记忆犹新,不久前在反阵掌权的槟城,首长林神冠英兄联络某华校欲以首长身份,到该校移交槟州政府的拨款给学校,临时被校方告知当天的移交支票仪式不被教育局批准进行,因为圣洁的校园是不允许有政治意图的集会。

有关移交支票的仪式突然因教育部禁止首长进入校园而遭腰斩,令首长等人怒发冲冠大发雷霆,不满教育部拒绝让一州之长的他进校园公干。

过后,教育部表示基于学校不准有政治活动才不让林首长等人进入校园,以免莘莘学子受到政治的污染。

民众对教育部当局的通令虽有异议,不过也认为校园是纯真学童求学的场所,政治人物不被允许在学校活动,也有其可以被接受的理由吧。

可是,就在有关事件闹开不久,民众突然在媒体大事报道下,得悉远在布城的某国小校园内惊人的画面,居然是全校学生挥动巫统党旗还高唱巫统党歌,倒底又是怎么一回事!

人们都被这一幕政治人物(巫统部长)不必申准大摇大摆走进校园,还获得欢呼迎接的戏码,给看到金睛火眼怒发冲冠。

教育部这趟公开显现的双重标准把戏,引发民众不满和怒责,实乃预料中事。你我惊讶教育部当局怎么突然失去敏感度,在北马因为不准首长到校园移交拨款而沸腾之际,却在布城上演这出巫统高官大摇大摆进校园获得款待的事件,成为双重标准的诟病!

如此明目张胆偏差不公的处事逻辑,不但让纳吉政府蒙羞,也让教育部丧失公信力,纵然教育部长被问及该部双重标准的行径时,自圆其说辩称巫统部长进入该校园是庆祝国庆活动,没有涉及政治,然而学生挥党旗唱党歌的戏码,已是民众看得怒火中烧,官场自打嘴巴的演出咧。

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

课外作业簿说起




教育部副总张兄盛闻日昨宣布,该部决定严格执行学生作业簿的通令,即小学一二三年级不得采用课外作业簿,至于四五六年级则只允许主科一本课外作业,作为辅助教材。

张大人还特别警告说,国内各校行政部及校长,必须从明年起全面落实并遵从有关的通令,若被发现有违反该通令行事的学校,可能导致校长及教师被追究及受纪律处分的后果。

据说,教育部决定采取更严厉的行动促各校遵守通令,是接到一些家长投诉,尤其是小学的作业太多书包太重,而且家长必须为儿女购买这些五花八门的课外作业,需承担一笔沉重的开销。

实际上,教育部在十年前就制定了有关限制学校作业簿的通令。初期各校因风声鹤唳,都配合当局少用作业的指示。

不过,部门阿头人物软硬兼施迫使各校势需年年提升校外检定考试的成绩,甚至在会议时有意无意羞辱成绩欠佳的学校,校方唯有千方百计搞成绩,让学生多做多写以加强考试作答技巧,加上家长群的kiashu心态作祟,久而久之,各校尤其是华小的作业簿册又再变多,马照跑舞照跳,只为了追求县区当局阿头人物力促提升的成绩表现,也满足家长在儿女取得佳绩时优越的炫耀心理。

这趟教育部旧事重提,看来是受不了部份家长不断投诉书包过重荷包变扁的压力,狠下心来抛出纪律处分的警告,要各校好自为之。

无论如何,华小在政府考试屡创佳绩,归功于学校作业簿册之多样化的练习,让考生从低年级开始,已获得训练回答考题的技巧和作答自如的信心。以数学课而言,要有好的成绩唯有多做习题,熟能生巧举一反三,是国小印小的学生无法比拼的优势。一旦少了大量课外作业为辅助,且看往后华小的成绩,是否立竿见影深受影响而一落千丈!

记得那些年你我小时候上学,不曾有考试压力来让小小的心灵给压得提心吊胆。当年小六没有考试,虽然小五曾有过统一考试,不过并不曾因此而区分学校的优劣,因此,小学生活没有因统一考试而给压得喘气,没有那比天高的课外作业剥夺了快乐的童年,如今想起,还感觉自己比新时代的小朋友可幸福逍遥得睡着也在偷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