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

开斋节快乐

 
 


一个月前,穆斯林斋戒月刚开始,大街小巷每逢傍晚之前摆卖的清真糕点和琳琅满目的开斋美食,不但吸引人潮不绝的穆斯林买家顾客,连你我这些非教徒居民也闻香而至,和穆斯林路人朋友摩肩接踵,美食当前难忍不掏腰包选购打包带回家一家人大快朵颐,分享口福。

一些商店这时已在门面张灯结彩,点缀得充满hari raya节庆的气氛,让民众感觉穆斯林经历那么一个月每日斋戒不食不喝的坚持过后的兴奋,宛如风雨过后有蓝天的欢欣,其中就发现高高挂在银州王城大街的一间商家写着“syioknya raya….”,让你我想起小时候等待过年的那份兴奋感觉咧!

你我昨午有幸应邀到锡都山城的大臣官邸出席开斋节门户开放的大吃会,请柬上说好是下午3点半才开始,大伙心想为避开人潮汹涌而至的慌乱而提早在两点左右会合一同赴约,然而附近街道原来早已水泄不通,人山人海涌至的热闹,没有一刻让你有机会停下脚步找寻椅子来歇一下,时间未到各处美食摊档已是长长的人龙。

实际上,如此人潮汹涌的场合,你我都不很热衷去与众人列队抢食。那些年未从职场退下来就很少愿意参与自由餐食的大吃会,而这趟舞协会长因身在国外不克出席,而交待你我需有人代表出席亮相露露脸,才和另三人执委悻悻然赶至如此热闹透彻的场所,列队抢食吃了再吃,连晚餐和次日的早餐也一并提前吃个饱算数(一笑)

节庆旺日,最特别的画面,就是道路上的车辆突然多得惊人,长长的车龙各处塞塞塞,甚至可能卡在大道车龙动弹不得,其苦可想而知。城镇小地方平时难得一见车水马龙壮观画面,一到节庆时,这几天车多人多让你我想到街场阻塞的情况,就却步不愿开车出门,整日留在家里摇脚睡懒觉,比起开车外出锁在车龙进退维谷来得写意喔!

还好,昨天下午为了出席锡都open house大吃会而迫使自己非得开车赴约不可,幸运的hari raya第一天,大道上的车辆稀稀落落,人人都回到了各自的家乡欢聚的时刻,才让你我通行无阻避过车流量高峰期,谢天谢地。

Salam Aidilfitri…Maaf Zahir & Batin…..

2017年6月23日星期五

雪隆董总变天说起



华教界上周末最引人瞩目的轰动事,说的就是原由华教争议性主角叶新田和邹寿汉老树盘根雪隆董联会,改选成绩经过两三次重算并进行稽查的结果,高姿态掌控着雪隆董联会命脉的叶邹两老竟然阴沟翻船,双双遭踢出初选名单,无缘继续守土,一脸神色凝重地承认失败。

之前董总纠纷爆发内斗,叶邹两老纵然法宝出尽甚至摆明车马纠缠到底,无奈后续发展事不与我,不情不愿被轰出董总核心领导层,众叛亲离退守雪隆董联会,这些年来还是牢牢控制着这个组织的领导主权。

多年来叶邹在处理华教课题和职务,选择以强硬手法与国内华团背道而驰,有时候甚至被指不按牌理出牌,其中就曾因此发生董总会议出现流氓式的干扰和破坏的戏码,成为大马华教历史的笑话。

自从董总内斗结束浴火重生整合力量捍卫教育发展之际,叶邹两老的对立表现引起反弹和不满,才会导致这次的改选跳出由蔡庆文等人组成的整合团队,与叶邹的捍卫华教团队硬碰,一举击败叶邹的死硬派人马大获全胜,显示老叶在雪隆董联会已没有立足之处。

实际上,本来大权在握的叶邹团队,在主持改选的过程中却留下被认为滥权不公的弊端,让原任掌托人的威信尽失。纵然叶邹想要以掌控大权的方便来增加胜算,然而弄巧反挫引起反感,实乃始料不及的遗憾。当时被挑起老邹既然担任选委会主席却也是候选人的课题,另有数十名各校代表被指资格不合法遭拒绝允许出席会议,连串的争议让许多游离的代表决定让叶邹团队的人马上演滑铁卢,全军覆没。

平实而论,华社及华教界对于多年来叶邹两老在董总呼风唤雨的表现,褒贬不一,而且不认同一路来脱离群众和协商的步伐,从当年老叶在南院毕业礼的台上遭袭头破血流,就一直被看作走极端对抗的路线而引起非议,最后典当了身为德高望重的华教领袖的形象,实为可惜。

国内华教斗士及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日前针对叶邹失去雪隆董联会的桥头堡,说了这些话:“叶邹集团被逐出这组织是好事…..他们为何会从华教权力顶峰滑落到今天这般田地,难道不是思想方面不能与时并进而出了严重问题,脱离实际而被群众被时代所唾弃?”

叶邹两老,你怎么说?

2017年6月22日星期四

依沙传奇



首相纳吉最近头痛的课题,除了美国司法部跨国紧追1MDB及刘佐特不放,就是目前闹得满城风雨的联邦土地发展局全球创投控股FGV主席依沙和首席执行员查卡里亚怒目争执的事件,以及反贪会插手严查浮出台面的弊端。

正当争论白热化引起国人尤其身临其境的Felda垦殖民众的关注,日昨纳吉宣布撤换依沙的FGV主席职,委任资深退休公务员及商界翘楚苏来曼接班,据原产部长马袖强认为,FGV是国内最大的油棕种植公司,随着新的主席就任,期望会有更好的改革和发展。

说实在的,当年首相高调宣布设立全球创设控股,扬言为乡区垦殖民透过参与而制造财富,并认为FGV的业绩将会是逐年看俏的投资。言犹在耳,民众却发现现实并非意想般年年赚大钱,多年来其业绩不但平平无奇反而欠债累累。

纳吉委任争论性巫统的过气领袖依沙主掌FGV,原来连联邦土地发展局的现任主席沙里尔也不知其所以然。实际上,依沙年轻得志当上森州大臣数十年,从离开校园开始就是高高在上的显要人物,不曾体验下层民众的疾苦,被指不愿走进低下层去了解民生问题,而且后期因涉嫌贪污课题而丢官。

无论如何,这次因FGV两巨头不咬弦而闹上反贪会,让纳吉一夜间掉落无数白发,当机立断撤换依沙的主席职,却即刻宣布委以更大的重任,接替赛哈密退休后的陆路交通委员会主席高职,引起坊间哗然错愕。

刚卸下陆交局主席的赛哈密就对这项任命大感惊讶,并认为如此一来将使到纳吉政府陷入另一个争议中,他说:“我惊讶,就好像所有的民众一样!”

人们对此着实疑团重重,不解纳吉是以什么考量来委任该底细不清且完全没有公交经验和法律背景的政治争论性人物,来主宰这个国内非常重要的官联机构。

你我从电视新闻现场报道纳吉的宣布时,听了首相口口声声指称是依沙同意接受撤换FGV主席职,而首相看来是投桃报李委任他另一个高职作为政治安抚的手段,看来依沙在巫统的实力绝不简单,纳吉正需要他的力量来化解老马的残余影响力,确保下届大选胜算加码!

然而,随着任命依沙为SPAD主席后,却意外地引来恶评如潮,未见其利先见其弊,会不会大意之下赔了夫人又折兵,就让你我追看千变万化风起云涌的国内政坛的风和浪了。

2017年6月21日星期三

食品GST



国内媒体的头条,围绕着关税局日昨宣布下月起7大类超过60种普通食品将被征收消费税GST,让坊间引起大反弹,深恐新一轮的涨风又起,通膨迫使普罗民众生活苦,日子更加难过…..

说的也是,坊间传开的内幕说政府虽然口口声声宣称经济成长强劲稳健,然而事实上国家经济的财政状况却已到了捉襟见肘的窘境,财政部唯有下重手千方百计要向商家和民众开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大老板大财团大机构纷纷接招被追讨数年前的税务,数额甚至如天文数字以亿计的税款,并大动作追踪专业人士如医生律师绘计师等高收入群众的所得税情况,一时之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人人惊愕可能因此惹上麻烦。

随着旅游部闹得沸沸扬扬的旅游税,据说将在下月开始落实,关税局宣布征收零GST60多种食品也将在下月开始实行,引起舆论无可避免,人人感叹税务不断增加让民众吃不消,生活压迫得喘气也没气力了。

无论如何,次日媒体突然以关税局“急转弯”做标题,来说明当局在宣布增税的课题上突然又有改变,这回是宣布‘有关被列的7类食品消费税不收了’,是关税局自己搞错,尚未获得内阁批准就仓促宣布下月起征税,引起民众不满,第二财长即刻喊停,增税事件压后才提!

财长佐哈里宣称关税局自作主张,宣布向60多种食品征收消费税前,不曾征询财政部及获得内阁的批准,因此他指示关税局撤销有关征税的通令。

然而,根据媒体爆料,实际上佐哈里早前在一份宪报颁布的文件中,曾作出宣布最新的消费税更改名单,即从下月1号起,有7大类食品从消费税零税率表除名,意味着这些食品必须从下月开始征收消费税!

然而,经过民间舆论的压力,佐哈里居然推翻自己之前的宣布,还让关税局自己承担民间指指点点的议论,让人察觉这就是当老板推责任的好康喔。

急转弯,实际上是当今大马政府最常用的伎俩,许多政策未经详尽的探讨研究贸然推行后,引起反弹而被迫取消或展延,早已是司空见惯的话题,这回GST引起的恐慌迅速被喊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原来全国大选日屈指可算,先安抚民众的不满,大选过后才张牙舞爪还不迟咧!

2017年6月20日星期二

青出于蓝



儿子:爸爸,你零用钱够花吗?
 
爸爸:不够花啊,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你每天也就那么点作业....

儿子:爸爸,我给你找一个赚钱的门路,等你赚了钱,咱俩三七分,你七我三行吗?
 
爸爸:好啊,什么门路?
 
儿子:我有好多同学的作业都是花钱请别人做的,如果你愿意,我把他们的作业都拿回来给你做,你不就可以赚更多钱了吗?
 
爸爸:好啊,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