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0日星期二

乡团大专贷学金



不久前传开政府大专贷学金PTPTN自从开设以来,被拖欠数以亿计的贷款不还,有关机构的领导虽然换了一个又一个,却无法有效制订向已就业的大专毕业生借贷者追讨欠款,据说甚至有毕业多年已在政府机构任高职的欠贷人,没有履行还欠债的义务,影响继续为莘莘学子提供足够的贷款就读大专课程。

后来,当局采取更严厉的追讨行动,通过政府相关的机构如移民厅及国家银行的配合,制订贷款者除非还清或准备还清欠贷,否则面对无法取得出国准证或封锁向银行借贷的便利,迫使这些冥顽不灵的大专毕业生乖乖就范,才扭转遭欠债不还的窘境。

国内许多乡团为了协助会员子女完成大学教育而由先贤设立的大专贷学金,同样面对遭会员子女欠贷不还的命运,虽然借贷时有白字黑字的合约,可惜却没有足够的约束力让他们毕业后乖乖还钱,被欠债数年甚至十余年不还,甚至悄悄失联不知去向,纵然尽了九牛二虎的追击,也无法收回贷款。

最近你我出席在银州山城召开的潮联代表大会,就曾亲睹代表们冗长讨论对取舍潮联会大专贷学金的议题,表达了该贷学基金遭拖欠款额甚为严重,委员会经过各种方式和管道也无法收回多年来超过30%以上的借贷,因此一致决定从明年起取消大专贷学金,扩大助学金协助真正有需要的会员子女升学,一劳永逸解决欠债不还得难题。

实际上,先贤们在华团乡团设立大专贷学基金,为了奖励并协助会员子女升学进入大学就读,让有资格被大专录取的会员子女不必为学费而烦恼,是一项高瞻远见的计划,然而,却没有想到原来所谓的“饮水思源”有借需还是美德也是义务,只不过是讲爽的话语!虽然在借贷过程时也有一套签约的手续,可惜却没有足够的法律行动给予还债的约束,才让一些毕业后已就业甚至高薪的借贷者不愿履行还钱的义务,影响了后辈借贷就学的机会。

潮联会忍痛首开先例取消大专贷学金,已显示大专毕业生借贷不还的恶习已到了令人忍无可忍的地步,看来将有其他乡团组织陆续仿效,肯定已造成往后欲筹钱升学的大专学生增添一项打击,断了寻求乡团协助的途径矣。

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

Book Hunters



时下风靡全球的手机游戏Pokemon Go,推出后引起全球玩家追捧和轰动,在大马曾经有宗教团体报警施压要政府禁止这个玩意流入我国,而国内外负面消息更是沸沸扬扬,反而促使人们为此填满许多神秘感,加倍引起民众跃跃欲试,游戏刚推出,民众迫不及待蜂拥追捧玩乐,瞬间成为全球各地最受欢迎的手机游戏。

国内教育机构虽然没有禁止有关游戏的出现,不过由高层发出指令要县局及各校管理层严厉管制师生在校园内及上课时,把玩手机捕捉精灵,以免影响正常学习的心情,毕竟『戏无益』是教育工作坚信的座右铭。

无论如何,据说有些国家认为宝可梦的精灵游戏存有着正面益处,对民众通过游戏需要锻炼敏捷的应对能力,或者培养亲子游乐和感情上的效应,有着值得推崇的好康。是也非也,见仁见智。

不过,对于青少年学生而言,沉迷捕捉宝可梦精灵及其他周边玩意,导致无心向学和荒废学业,实际上是存在的风险。教育专家认为这些背着书包的青少年,尚未能有分辨轻重的能力,玩得着迷无心向学,那倒是大事不妙的后果。

日昨媒体传开国外有一名学校校长从 Pokemon Go 游戏取得灵感,为了带给学生学习和玩乐合体的经历,研发设计出教育性质的手机游戏,名为“Book Hunters” 的猎书游戏,媲美捕捉宝可梦的精灵,推出后在短短数周,吸引数以万计的玩家加入猎书的行列。

该名来自比利时的小学校长某日觉察图书馆没有足够空间收藏所有书籍,突然心血来潮从 Pokemon Go启发灵感,以自己的电脑编写兴趣和知识,萌起将这些书籍置放在大自然空间的念头,透过面子书群组,让玩家将书籍图片和提示上载,指示其他人如何捕捉这些书籍,阅读后又可放回野外,供别的玩家根据线索猎书阅读。

原来,这些书本都是实实在在的物体,参与的玩家把书本以透明塑胶袋包裹防潮,置放在各地的公园角落或隐藏的地点,唯有透过猎书游戏的些少线索,找到玩家喜欢的书籍藏身处,大可就地在现场痛快地阅读,或者带返家里读过后,再置放在隐秘处供玩家根据脸书上提示的线索猎得传阅。

如此又真又假的猎书玩意,如果流入大马这片国土,不知会有多少人愿意花时间猎书阅读,不亦乐乎?!

2016年8月28日星期日

老糊涂



随着柔佛苏丹炮轰前首相老马 shut up闭嘴,别对 Bangsa Johor 的概念阿吱阿咗,并形容老马分裂人民没有资格在这时候谈论团结,着实给了自以为是凡事手指笃笃的马爷爷一记重击,成为近日热辣的媒体大新闻。

昨天,曾是自己一手钦点接班的死对头纳吉在金马仑出席巫统区部大会时,一改以往沉着面对老马不断责难追击的应战态度,火力全开的激烈开炮射向那个曾经掌控大马22年的『人物』,直指这人是天生的 kaki gaduh,过去指责国父东姑阿都拉曼、敦胡先翁、敦阿都拉、慕沙希旦、东姑拉沙里的不是,如今也同样指责他,最新的指责对象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殿下。

纳吉说:若所有人都不对,那谁才对呢?相信若敦拉萨的寿命更长,肯定也会被这人指责一番。

哇唠!对于人们所知道的老马,纳吉七情上脸一针见血的痛击其过去接二连三与国家领袖搞针对的恶行,而且所言全都是你我老百姓所闻所见的事实,纵然老马对自己这些年显现好斗恶勇的行为想尽办法狡辩,可惜民众对他掌权至下台后还要咬着控制欲望的行径,看在眼里错愕不已。

天堂鸟在昨天那篇《老马的晚年》,提到九十高龄的马爷爷对国家的功过褒贬,给自己那老糊涂性格(纳吉所言),闹得临老下不了台,晚节不保全是咎由自取,际此众叛亲离之下,不晓得若两脚一伸呜呼哀哉时,是否还会受到国家领袖国葬优待!?

实际上,老马低估了老奸巨猾的纳吉,蛮以为他也像好好先生阿都拉那么容易搞掟,三两下功夫就可迫使纳吉卷包袱下堂求去,孰不知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回不幸踢到铁板,遇到斗志比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阿Jib哥,注定得面对自取其辱晚节难保的窘境,给气得上气不接下气咧!

2016年8月27日星期六

老马的晚年



国内各大媒体引述柔州苏丹龙颜大怒,驳斥老马对Bangsa Johor 的地方民族概念说三道四。老马撰文形容州民族概念不健康可影响人民不团结,存有导致联邦瓦解的隐忧,引起苏丹不悦,怒呛老马乌鸦嘴 shut up,殿下甚至斥责老马下台后到处分裂人民,没有资格谈论团结!

怒发冲冠的苏丹毫不保留地批评说,老马实际上是出名制造分裂的对抗性人物,尤其在他当权时的外交政策曾和多名世界领袖争吵过,令大马成为焦点,现在却让人难以置信的谈团结。

几乎在同一个时候,老马罕见地为自己主导修改联邦宪法削弱元首权限的举措,公开道歉,并遗憾因此让纳吉政府轻易合法化备受争议的国安法。

老马显然对当年意气风发与王室权力对着干,雷厉风行削减王室权力只为短视地巩固自己的政治势力,可惜不曾以长远的理念来处理影响深远的这项策略,最终尝到自己种下的孽果,后悔已来不及。

看来,性格好斗恶勇的老马,虽然退下领导国家的政治舞台已久,然而却容不下接班人的自主和风格,从伯拉时代斗到纳吉的时代,从不肯罢休,仿佛大马除了老马,就没有适合的人选来领导国家,唯我独尊地唠唠叨叨指指点点,让自己成为不受欢迎的人物,现在连王室也看不过眼,晚节不保全是咎由自取。

前副手慕沙的畅所欲言,如数家珍将老马那鲜为人知的负面公告天下,肯定引起老马非常不开心。而这趟他老兄喋喋不休自以为是越讲越爽,回想当年当权时一手遮天的过错,如今跳了出来道歉为时已晚,不知是真心悔过,还是政治剧情所需,可惜伤害早已造成,要如何得到百姓的谅解,似乎并非易事,反而是跟巫统闹翻后,一切的荣华富贵和受尽奉承尊敬的好康,随着这一闹荡然无存,正是因果报应的结局咧。

退休,就应该乖乖退隐江湖,何必手指笃笃自讨没趣?天下那有不能被取代的人和事喔!

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畅所欲言



老马对纳吉左看右看不顺眼,却无法动摇阿Jib哥在巫统老树盘根的实力,不惜忍痛放弃巫统前老总及前首相的光环,顾不了晚节不保的厄运,惯常退离巫统要胁,与宝贝光头仔及慕尤丁等惨遭纳吉逐出门户的高层,自立门户搞出了巫统第二的土团党分庭抗礼,期望联合在野势力弄垮当权巫统,以便把光头仔捧上位接任下任首相,江山再现。

这么一斗,脸皮撕破,纳吉及巫统看在眼里怒发冲冠,对老马这名掌权22年的国家领袖越看越不顺眼,让你我大感兴趣九十高龄的老马若在这期间三长两短,是否还有曾是国家领袖的英雄式国葬优待?!

22年漫长的铁腕掌政,对普通老百姓如你我之辈,老马功过褒贬参半,然而如果与一无所有的邻国新加坡相比,毕竟相形见拙,最显眼的是马币从老马当权初期的币值一落再落,远远遭李光耀抛到后头。1981年,你我有幸参与东南亚青年船交换计划,当时马币甚至比星币高,是当年最值钱的钱币,然而现在与东南亚各国相比,惨不忍睹,不是老马又会是谁的政绩造成?

数十年后的今天,老马第一位前副手慕沙希淡跳了出来揭穿老马的真面目,显然是老马退而不愿休的自掘后果。日前由霹雳苏丹主持推介的慕沙传记《畅所欲言》,在第13章的‘马哈迪及马哈迪主义’,详加落墨交代老马独裁统治22年,有许多积极正面的政绩,老慕也以人在现场亲身经历体验老马控制欲强容不下人的气势,最终如何跟他闹翻,辞职不干,退隐后与世无争不问政事。

据媒体报道,老慕在推介礼上谈笑风生,剑指老马当权时享受被应声虫包围,并批评他无法也不愿培育接班人,只训练跟班,而非领导者。

慕沙说,自我高估的老马认为安华看起来是危险的同性恋者;阿都拉被指是令人绝望的无能者;纳吉被认为是愚笨、效率和贪污的,然而这都是他自己挑选的。

记者问慕沙是否有意赠送老马这本传记,老慕搞笑称不必他送过去,或者老马早已遣人去书店买了回去,正准备文告反驳自己的言论!

说的也是,老马随即就发表其论调驳斥慕沙对他的评论,自圆其说天花乱坠说好说歹,不过民众尤其是曾经受过老马政权的固打苦头的大专毕业生,感同身受的笑看老马的演技。

实际上,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慕沙的《畅所欲言》推介当天,老马竟然因身体不适紧急入院留医,或者正如慕沙所指,老马其实已托人买了传记读后气急败坏,闹出血脉飙升心脏无力负荷,迫得躲进医院修养闭关,准备洋洋大言的反驳文告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