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5日星期四

名嘴迦玛失言遭轰



在国内评论界极负盛名的迦玛鲁丁,鹤立鸡群以巫籍的身份却精通华文华语的优势,对国内政治时事及经济教育等课题,频频发表独特与言之有物的见解,获得广大读者群的追捧,乃是近年来关心国内时事进展的你我公认的时事评论界奇葩。

这位迦玛兄的华文造诣,无不让你我这些从小受华文教育的书虫,大表佩服之极,甚至还感觉羞愧自己身为黄皮肤的华人,华文华语还比外族人士的迦玛兄差之十万八千里远。

听电台广播,令伯只钟情于爱FM,因为关心国家大事最好每小时有新闻播报。如果不是华文编协高姿态谴责迦玛诋毁指责华文报记者收取台底红包500至1000大元,才促成华总新闻获各报大事报道,严促他向所有华文报记者道歉的大镬事,还真的不知道原来迦玛兄是988节目主持人呢!

988这个受到华社年轻人热捧的电台,这趟因为迦玛失言而备受围攻,不能说不影响其专业秉公的形象。难怪编协对此大表不满,并认为这是毫无根据与具有恶意的诬赖行径。

迦玛对自己的失言,第一时间向编协及新闻从业员道歉。他表示,自己绝对无意诋毁或贬低新闻工作者,本意只是要转达听众传来的短讯,基于一时疏忽造成错误的讯息传达,深表歉意。

当然,很多时候因某些特殊的原因,因言语上的误会而导致争执,甚至严重到大打出手,朋友反目成仇的例子,比比皆是。

因此,说话的艺术,已成了时下甚获关注的一门学识和智慧。

马华妇女组前大家姐周美芬,还有许许多多不慎失言的政治人物,因衰多口中招的例子,其实还让广大群众记忆犹新。

想好好才说,看好好才做,应该是新人类必须具备的人际交流的正确智慧喔!

8 条评论:

梦熊 - 张峰与 (Wallace Teo) 说...

我觉得他说的东西很多时候都是事实。。为何讲实话的人,永远都要被攻击?怪不得没有人敢说实话了。。

山城客 说...

您好!
迦玛兄亦是我所佩服的人。
一个因历史遗留的政治因素,在中国成长、受教育的马来菁英。他一口比本地华人还标准的华语,令不少像我这样的华人吃惊。
从他的例子可以看出,本地华语的变调,方言起了极其不利的作用,尤其是广东话,在电台与电视大行其道,对华社学好华语的标准语调不无影响。
迦玛如果今天仍然留在中国,再娶个中国汉人女孩,生个儿子,就和正宗的汉人没有分别了。
事实上,中国的民族体也是个多民族大熔炉,真正的纯血统汉人是一个也找不到的。
也许,迦玛说的是事实呢?
没有看到他们给与收,不一定就是清白的,尤其是社团与政治紧密挂钩的我国社会,这种不健康的潜规则到处都是。
司法更是一塌糊涂,走私贩毒的、杀人越货的,被捕后仅需通一通财,就无罪释放了。
这些都是真实在我们身边发生的,没有抓到他们不表示没有这事发生。

薰衣草夫人 说...

说错肯认错,比老是狡辩的人,品德高得多.

小巫子 说...

我本人并不认同山城客刚说得:-“本地华语的变调,方言起了极其不利的作用,尤其是‘广东话’,在电台与电视大行其道,对华社学好华语的标准语调不无影响。”

其实现今的华语/汉语是以北京话为标准语音、更以北方“官”语为基础应是在五四打倒文言文运动后才逐渐成形。而古文时代文言文是包括了各种地方的言语而岭南语(粤语)乃为其中的一大部分。尤其在唐代时候的唐诗有很大部分都以粤语发音来押韵。举例李白的《静夜思》-
“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就必须以粤语来念才能押韵。

今天大陆之“普通话”、台湾的 “国语”、星马地区之“华语”,在某些漢字的取音上是应有一定程度的差异和口語讀音也出現不少分野,亦有一些汉字的读音在三者中根本不同。所以硬要把各个不同背景和发展程度就来个“融会贯通”?那是很荒诞的!譬如,美国的英语、英国的、加拿大的(法国腔)、澳洲的等等都各有其各自不同的特点。

其实,现今的粤语才是被污染的“羔羊”。从“内地”来的北京腔已把粤语弄的不伦不类了呢!【我】Ngo变成Orh、【你】Nei变成Lei、【佢】Khui变Hui,不胜枚举。

哎呀,对不起太lililolo了!

skylark 说...

道歉文化在大马还不是很盛行,名嘴迦玛能够在被轰失言后,即刻公开向当事者诚意道歉,乃是很好的示范。
对吗?

feiyifan 说...

之前的某个星期星洲的副刊刚巧看到球兄讽刺这位仁兄!说要请他吃网上大餐,因为迦玛说要尊重网上扫墓的朋友。

安东尼 说...

我在中国讲普通话(话语)时,当地人还以为我是在他们那边教书的老师。

小巫子 说...

嘿嘿,安东尼老师,
如果那孙逸仙在1911创立民国后的选用“国语”投票中,粤派不是输了一票,那今天那些妞儿都变Tiew,Tiew声了呐!Pun intended, no off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