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9日星期一

花生忘了壳



公正党吉打州议员陈兄暐树终于按捺不住,于雪州乌雪国会补选提名在即时,高姿态宣布退党,成为第二位吉打州独立议员,加激摇摇欲坠的民联吉打州政权的惊险政局。

这个由民联回教党主导的政府,自308攻陷国阵垄断的政权,赢得最多议席的回教党人进驻州务大臣府,并由民联三党根据所赢得议席多寡分配行政议员职,表面化地达致分享政权的结构。

陈暐树即是当时在民联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仓促获委派代表公正党成为一人之下的州行政议员高职,掌管华人事务、交通及环境事务。

因缘巧合为该党实权领袖安华医治脚伤的无师自通草鞋医师及民间神庙乩童的陈兄,虽然学历只有中二程度,却因为与安华识英雄重英雄,成为要好的战友,并在308大选前获献议代表该党出战吉打巴甲亚兰区,想也不曾想过,托政治海啸的宏福,一击全中摇身成为尊贵的YB,接着更是福星高照,获推荐为联合政府的行政议员。

当时陈兄受委任高官,媒体特别走访这名新科州部长,观众出奇地通过媒体听到陈兄以福建方言发表言论,原来这名掌管华人事务的政治高官,竟然是不懂华文华语的汉子。

身为民联大哥大公正党,由于当年仓促间招兵买马甚至滥竽充数的遣兵调将,却托民心思变的政治海啸辅佑,无厘头地把许多原本当炮灰的人物送进议会厅为民服务,经不起连串的考验,结果接二连三的退党跳槽风狂吹得飙冷汗。

陈暐树据说因为学历及表现逊色,遭民联州政府于改组时除名,改由该党西塘区陈楚江取代,思前想后心有不甘,终于等待乌雪补选提名前夕,以退党爆大镬来回敬公正党对他的不义之举。

陈兄选择在吉隆坡一家酒店宣布退党,并对该党领袖左右开弓,声言该党大部份领袖都像“花生忘了壳”(kacang lupakan kulit),忘恩负义。

噢噢,陈兄挂在口中的这句马来谚语,不知是想说给那一位公正党领袖听才对?! 可惜,回头看看,这么一句高智慧的话语,是否变得不打自招的回马枪,不知不觉瞄准了自己!

想想当年倘若不是机缘巧合得幸运之神青睐,受公正党招揽竞选后侥幸中选,人生这段最灿烂的政治生涯可真是镜花水月的奢望呢!

8 条评论:

cindy 说...

校长,马不知脸长,他不知自己是谁了,因为飘飘然了嘛!你看,改天又可以封个什么tok光宗耀祖,像那个@@@。。。收到了吧?

NKRA? 那天大头来看我们了。。。

不过,看来你比较忙。。。你也是阿头嘛,我只有say yes的份儿。^^

skylark 说...

唉,现在别人假期去云顶,在下却正在office填到满头大汗,不知所谓!
看来迟早被丟下水塘浸猪笼喔!
你的爱人可有因为这个NKRA搞大了头吗?

普普 说...

谢谢你一语道破,原来此君士是这般货色,也难怪...

eddieliow 说...

对,原来是超级烂货色。

KM's Corner 刻骨铭心 说...

“花生忘了壳”还可当拿督呢!

安东尼 说...

所以老夫认为教育真得非常重要。
一个有学识的人一定会懂得记恩,什么叫着报答恩情。
遇到这样的人,我不会跟他一般见识的。你们一定y有听过这句话,"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
因为你跟他讲什么叫着忘恩负义,他根本不明白它的意思。毕竟中二程度,我们应该体谅他才是。

安东尼 说...

我有一个朋友,在我经济困难的时候,他都很乐意无条件的帮我,这个朋友对我的恩情,我永远记在心里。有一次在他的家赌博,他做庄家玩21点牌,很多朋友都下注玩。只有我不敢下注呢。他是我的恩人,我哪里可以赢他的钱呀!。。。这是一个有情人的自然反应。不用人教的。

skylark 说...

老安不愧是见识过大场面的人,一点就明。
知恩图报,那年我去中国某地一间千年古庙拜神,对正古庙的山壁就有这个建造精美的偌大名言,让善男信女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