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日星期日

小城故事

 


很惊奇银州王城近日引来热议小城的风土人情,有人曾在媒体报章对这朴素无华的小地方丝毫不留情面的手指笃笃贬多赞少,甚至也注释为一竹竿打翻整船人的刻薄文字,把王城江沙的民众给气得呱呱叫。

话说日前在某报一篇专栏文字,作者舞文弄笔对江沙这百年城镇的居民,说成与时代几乎脱节的寒酸庸民,言下之意都是不懂生活享受而孤陋寡闻者,引起读者及居民的不满和呛声,是意料中的事。

原来,作者来自外地的专栏写作人,嫁给了在江沙土生土长的老公,定居在大都会。自从老公那担任教书先生的父亲逝世后,心血来潮一家人返乡居住在老爸留下的屋子,似乎有意在家乡杀出一条生路,准备大开拳脚把大都会的世界和思维给带进小埠来生活。

即然是摇惯笔杆的文人,对所闻所见的一切说三道四,甚至加油填酱,正是写书人的通病和死性。作者以拥有专栏的方便,把眼前所见和自己格格不入的画面和人事,给写得天花乱坠,忘记了沿用一些尖酸刻薄的话语可能引起读者不满和非议的风险。

大都会的生活心态,肯定不适合在小市镇存活。少小离家老大回的城市人,想得美在自家屋子面前开设咖啡馆,蛮以为要把大都会人的口味和消费方式,带入王城小镇来,而且一切要以网络社交媒体的便利来传达宣传,不必什么实质传递信息的媒体管道帮忙。

那好,小店开张贴上网,很有意思的构思,吸引网民的注意,有人好奇的问菜单,主人说那些煎炸的薯条无益不卖,主人爽爽还说要看到来光顾的人穿著光鲜美丽得体。哇唠,在如此朴素无华的小市镇,你我想要吃一顿不同的味道,却面对卖者诸多的挑剔,那你说客人还有兴趣吗?

作者写了那篇让江沙民众读了流下满身汗的文章,简直给挑起满腔的怒火,面书的画面迅速充斥许多反呛的热嘲,纷纷抒发各自对该文章的不满,对作者贬低家乡的风土人情气愤难休。

其中就有读者引述作者文中一段令人哗然的话加以点评,看得你我莞尔不已。

且抄录共享:
『“张罗了咖啡馆,生意却冷清。外地来支持的朋友,都赞东西好吃,咖啡好喝。偏偏本地人消费习惯和城市人不同,一家七八口来用晚餐,就点了两人份。关心和同情的,都劝说要「守」,恐怕守得云开时,我们都饿死了。”

评语:生意失败,你就别东怪西怪。对自己的食物咖啡那么有信心,为啥不在大城市里发挥咧?(幸亏不曾光顾这伟大梦想家的咖啡馆,不然就成了人家抱怨的对象之一咧)
……………..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