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30日星期五

沉重的离别



日昨终于出席老友记异常低调处理的荣休集会,双眼见证这名老友卸下学堂小寨王的衣衫,顺利搭上由其副手开的车子载离现场,留下在烈热朝阳下列队欢送的全校师生。

这所坐落于城乡边缘的学堂,规模虽然不大,不过设备一应俱全,二百多名同学安静地端坐在小礼堂,等待着简单却隆重之欢送仪式的到来。

出席观礼的来宾,除了学堂董家教若干成员,清一色是来自附近一带学校的校长友好,却不见来自教育局的官员或代表。也因此,整个场面并没有充满浓味的官式排场,而是以轻松的色调,顺利完成首阶段的临别致词的环节。

老友记在这所学堂任职3年余,一草一木熟悉不过,者番临别依依的心情,虽然并不致于难分难舍泪流满腮,可是心头不舍得感受,相信不只是师生感受得到,连一脸表露洒脱的老友记,也眼红鼻塞。

没有夸张的歌功颂德,没有给人惊喜的回忆录幻灯片,也没有让学子练习得精疲力乏的舞台表演,一切都那么精简,那么平淡,那么低调,仪式就只加插了师生赠送生日蛋糕及临别礼物,让整个送别集会化作一场不咸不淡的回味。

其实,人生本来就是职场上的过客,时机到来挥挥手向同事友好道别,是最普通不过的一回事。

一些人离开时高姿态抽身而出,以夸张高调的排场,歌功颂德的宣扬,来完成分手的最后集会,临别秋波炫耀一番。而是次所见的轻松场面,却是另一番特别滋味,一切低调处理,无需惊动官方人物或人群,悄悄的来,静静地走,何其潇洒!

两年后轮到令伯逃离职场退下官场时刻,想想也要学学老友记这番超低调的离别方式,不惊动官场人物,不高调吹捧,自自然然轻轻松松,没有遗憾没有牵挂,让自己以平常心,完成职场上最后一项任务,那将是最完美的演出呢!

4 条评论: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分离是为了下一次的再见。友情,知音难得可贵!加油!

安东尼 说...

刘公子现在大家都谈论他。年纪轻轻就管理30亿基金。
我认识他的爸爸刘福平。40年了没有找他。
明天很想买一盒高级的cordyceps拜访我这个老同学。

skylark 说...

那么我可要恭喜你有如此成功的老同学啦,记得说些好话和奉承的话,说不定他还念着老同学的份上,包起你的德士,那么你就不必天天抛头露面啦!
哈哈,恭喜你!

安东尼 说...

现在不知道我这个老同学喜欢吃冬虫草吗〉?
我现在问他的朋友他的爱好是什么才确保不误。
不如送他三盒伟哥给他笑纳。你说好吗?
希望我对刘公子的爸爸那么体贴,刘公子应该会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