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5日星期五

老爸的一生


老爸辞世转瞬一周,内心的失落还来不及平复,已是老爸头七大日子。传统风俗虽然不很懂,还需在获悉经验之谈的前辈指点下跟得十足,来完成送别你我最敬爱的老爸必经的传统过程。

看着老爸那栋黄土尚新的坟墓,想起老爸生前的点滴,甚至回想你我于老爸在世时或曾做过令他不满或失望的行为及事情,不由自主感觉眼红鼻酸,泪水几乎脱眶而出。

想想老爸活上一大把年纪,纵然给人印象是不苟言笑,表情严肃,却从来不会以不讲理的态度来对待家人。劳劳碌碌一辈子,连街上的茶室咖啡店也从来不曾进去过喝杯茶,或者和人聊天打发时间,有的是每天早出晚归在烈日阳光下干活,务农种菜以劳力换取一家大小的生活费。

六七十岁的老爸,还体魄硬朗的每天骑踏脚车到十数里外的芭场干粗活。

后来年事越高,总算劝得小妹回来协助处理芭场胶园的工作,为他打理一路来不能放下的农耕工作。虽然如此,老爸还念念不忘那把陪他超过半世纪的老锄头,把留在家里的时间全都花在劳作上,将菜园屋子四周空地种满各类菜蔬豆类地瓜等农作物,让家里不愁没有晚餐的新鲜菜肴材料!

记得后来因年老眼力和体力退化,又因为皮肤干燥痕痒难耐而长期注射止痒剂,导致体力健康受到化学药性的干扰和破坏转弱,曾不慎因忙着为他栽种的菜蔬浇水而摔跤,经过一番苦苦劝阻,才决定将那把老锄头挂了起来,天天无所事事的看着那些栽种农作物的黄泥土壤叹息。

两个月前一场高烧,把本已体弱的老爸折磨得不成人形,虽然带他给附近印裔医生检查,却不愿服药,一心要去给为他长期检查皮肤痕痒的医生诊断。当时因多天失眠的老爸,经这位与他颇有缘的老医生摸摸看看,居然安详地睡个饱,好像昏迷得不省人事,让大伙儿担心得魂不附体。

迷迷糊糊中老爸对陪他去检查的老大小妹和我重复的说:今年 101010 他将成仙了,当时我们的反应是叫他别胡言乱语,我们要他和我们多十年!

后来的奇迹,几天后老爸竟然不药而愈,虽然身体虚弱,却还思维清晰,胃口尚可,如常地要你我以轮椅推他在家园四周观看那些他栽种的瓜豆,且吩咐切记浇水锄草施肥。

两个月很快过去,老爸的情况越来越奇特,开始不愿进食,投诉喉咙疼痛僵化,虽然紧急招来医生为他诊断打针配药,可惜始终不能让固执的他咽下食物。

老爸临终前一天,还能有气无力的和抱紧他的小妹叹息说虽然多么不舍得,自己却没办法!

如果没有说错,我们都深信老爸在高烧熟睡时那段不省人事的长时间,已和准备带他离去的判官谈妥,让他多活两个月,让他等到十月十日的双十节,才西归成仙而去。

哦哦,爸爸,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3 条评论: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 说...

节哀顺变。

Serene 说...

校長, 你好。 希望你能在這49天之內, 努力為你的爸爸誦經, 積善, 作為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資糧。佛家認為子女最大的孝就是能在父母往生時, 能讓他們順利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我祈願你的爸爸業障消除, 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障礙。

我一直相信有機會報答父母恩的人都是很有福報的, 你一家人上上下下都很有福報。祝你爸爸迅速往生西方淨土。

skylark 说...

沈兴兄谢谢慰问,父亲永别转眼过了整个星期,虽有不舍,已开始习惯了。

Serene,谢谢您给予的慰问和建议,父亲活到百多岁,那天他已未卜先知自己阳寿已尽,临终数天无论如何不肯张口进食,我们都感觉心痛却爱莫能助,真的很遗憾。不过看到他在子女随侧安详远去,算得上福寿全归,了无憾事,只期望他安息洁土,福佑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