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6日星期六

再谈挨饿




大学生没钱吃饭的话题,沸沸扬扬谈得炽热,民众越挖越兴趣,居然挖出许多让坊间傻了眼的故事。

许多人对有关民调半信半疑,不置可否,而公立大学校方更斩金截铁指称不可信,国内大专学生若真有面对如此挨饿的困扰,应该向校方反应寻求协助,并指大专院校对此有权以法律行动追讨真相。

你我昨天引述博特拉大学校长的看法,认为实际上该民调言过其实,没有正确提供数据和证据,来证实时下大学生钱不够用的困扰。不过,他说,他有一套更实际的方法,能够测试他们是否真的穷到连吃饭也没钱付账。

据他指称,方法很简单,他只需询问这些挨饿的大学生用什么款的手机、电脑、以及周边的产品和每月配套,再看看他们是如何去上课,开的是什么车,就明白挨饿的原因和准确性。

平心而论,时下的年轻学子活在丰衣足食的社会,从小就被父母呵护得像温室小花,成长过程从未担忧过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一旦需要自立时,也没有节制及规划的习惯,难怪有人以“月光族”来形容这些年轻人,纵然有一笔足够应付常月消费的钱数,也因为不妥善地省吃俭用给花清光。

许多吸引年轻人流连的场所,消费可不简单。当年老爸他们的古早咖啡店,一杯饮品顶多2令吉,然而年轻人却选择在高档的咖啡座消费面不改色,同样的一杯咖啡,就花掉荷包里的十头八元了!

日昨晚你我贪爽光顾埠里的比萨店,带了从油站取获的优惠固本,心想可以吃到折扣的便宜好料。我们四五人只要了固本规定的一片比萨,加上5杯冰冷饮料,就只那么一点点,原已获得折扣20.90令吉,不过结帐时,居然还要付40令吉,让你我牙痛不已,后悔没有丢掉所谓的优惠固本。

不是吗?那晚在Nyonya Corner享用5人的晚餐,才花了不到40令吉咧!

1 条评论:

ooi thyeheng 说...

当我的身上没钱时,我会去饭档等客人吃剩下的菜,客人付钱走了,我会马上坐在他的位子,假装是我叫的菜,这样就可以吃免费餐了。做人有时候是要用点脑子的。

安东尼老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