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寂寞老人心




台湾作家平路的一篇文章《老年的隔离心境》,写出了许多孤独老人内心挣扎的心态。好文值得共赏,抄录转载与君分享好料…..

“内心游说我要找个老伴,我不敢跟你们提起,…..有句谚语,坐着的人不知道站着的人脚酸,遇到你们各自出游,留我一人当孤独老人时,你们可曾想到老爸也要个心灵伴侣?”
担任‘生命情书’征文评审的机会,读到这真情流露的作品。

“缘分只有那么一次,我需要一个陪我到老的伴,……你们强烈的思念妈妈,来抵制我再结新欢,内心的苦,无言以对,只好写此信来告知,希望得到你们的祝福,……

伦理的框架之下,似乎要鼓起极大的勇气,才能够向儿女表白自己会寂寞,也需要感情的抚慰。

这篇散文式评审选得奖之作。而征文前三名作品,某个意义上,皆不符合夫妻白头偕老、子女承欢膝下的传统价值。

文字打开了闭锁的黑盒子,而这是个秘密:我们未被告知老年的真相!儿女绕膝,在家养老,对上年纪的人,真是值得向往的生命处境?我们的传统讲究敬老尊贤,许多时候,敬老却敬而远之,把老年真相从意识层远远地隔离出去。

像这篇以书信体平实道来,便有机会窥看作者的真实人生。到了被称为“北北”、“老北北”的年纪,心底依然有少艾的感情,与年轻人同样的寻求知己,希望被人疼、被人爱,那团火焰,大水不能够浇熄。

我们的传统却急于隔离这类“出位”。老人家被摆放着家中尊长的系谱里,似乎就应该表现出兀自圆满的境界。他不能忧、不能感,也不能够表达心里的浪漫纯情,传统还把“福”与“寿”连在一起称颂,老人家被分派福荫子孙的位置,又如何吐露听起来没那么“正经”的真心话?

………………..

简言之,社会的道德滤镜下,上年纪的人不该有真情有欲望,否则就容易乱“伦”,就是“老不修”。像是参加征文的老先生,想找个伴谱黄昏恋曲,都先要对儿女低声下气,活像做错了什么事。

……………….

2 条评论:

ooi thyeheng 说...

年过60,70的老男人,性欲减退,还想要什么女人陪伴,倒不如自己一个人乐的清静。本人孤独习惯了,独来独往,有时整天都没开口说话。最要紧是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没有病痛就谢天谢地了。现代的人都把老人当透明,一点都不会关心你的。

安东尼老爷。

skylark 说...

原来是老安!好久不见,移民到中国大陆和小龙女双栖双宿吗?老人寂寞心大家明白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