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星期三

也谈秋后算账


325之前之后,国内一场惊天动地的华小师资短缺诉求,以及华社敢敢高姿态站出来表示不满当局派遣不谙华语的教师,引发朝野群众的回响,也爆发唇枪舌剑的争执,让国民看到教育部对改善多年一直困扰华小师资的大问题,显现令人惊叹的快捷重视和诚意,内阁还特别成立特委会推出『三长五短』的八大方案。

当局大费周章通过圆桌会议深入探讨化解症结,值得你我华社以掌声称许。如此的一阵华教风和浪,也让普罗民众发现朝野对处理矛盾时的对立和狂热的一面。

记忆犹新,325当天的集会,代表政府的副教长魏兄家祥明知山有虎,明知角色不讨好会遭现场群众无礼对待,却偏向虎山行,换来的确是无礼的倒嘘和羞辱,后来又引起另一轮离题的口水战,还好没有让国人模糊了来时路,各造迅速摆回正轨,才不致于功亏一馈。

然而,热门课题引发连串后遗症,成为茶余饭后瞩目的话题,着实是你我始料不及的发展。

魏副总日昨爆料不谙华语的教师必须调离华小的行动,有人因离情别绪,泪眼相见依依不舍,被董总主席叶兄新田揶揄为一场“琼瑶式的悲情剧”!叶兄指称:“教育部静悄悄把不具华文资格老师安插到华小,却在调走时高调处理,上演情节悲惨的感人画面。”

而最惊人的发展,竟然是有官员跳了出来投诉遭当局秋后算账,搞到自己在教育局的官位不保,惩罚他频频高调对外发表华小师资及国中华文班的热门课题。

媒体报道指涉及的主角来自柔佛,而且身居州教育局助理局长的高职。这位李兄虽然自知身为公务员受到条例的约束,凡事不便畅所欲言,唯还是选择高姿态发表惊人的论调,倒令你我除了佩服其说三道四的勇气,也暗自担心是否因为忘记身份衰多口而出事。

李兄年前出席一项华教集会时,曾发表让同道惊叹的『黄梨罗惹论』,比喻华小要的是黄梨却得到罗惹,虽然罗惹里面还是有少数的黄梨,来比喻华小师资的悲哀局面。如此超创意的喻意,被媒体显著地传开,换来的是华社的赞赏,以及当局的留意在所难免。

据说李兄最具杀伤力的言论,是鼓励华裔家长将子女送往独中就读,强调华裔子弟在独中求学,才能确保孩子完成中学教育。

这番言论被顶头老板教育部认为是自砸招牌踩场胡闹,并不让人惊奇。这趟遭自己的口水喷得满脸灰,被勒令调离教育局,平调至某国中任下午班主任,据说是当局仁慈的惩罚。

无论如何,从州教育局助理局长的身份,突然被调任成为国中小圈子的副手,虽然同是薪级DG44,却少了往日高高在上甚至可左右州内华校的权威,当事者肯定感觉蛮不是滋味而转向华社群众寻求援兵,才让董总有机会发表『秋后算账』的大件事。

无论如何,李兄既然洗湿了头,看来原本响当当的名字已涂黑了一片。若要继续秉持原则说三道四,何不跳槽独中找个某某独中校长的高职来发挥领导才华,不必被放逐井底自生自灭,浪费华社一位敢怒敢言的良材咧。

2 条评论:

一介草夫 说...

只是秋后算账?不知道会不会秋后干掉? 还是静悄悄除掉?大人高级知识分子一名!不会这样地!

Johorean 说...

Voters of Ayer Hitam. Johor and Johor state voters.WAKE UP! Come GE13 please do your par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