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8日星期五

蕃薯花




每天清早出门时,都被攀爬在地面那浅紫色的喇叭花吸引住,不由自主走前多看几眼。
这些漂亮的花朵,看起来是你我常见的牵牛花,不过,花的枝桠却要比原庄牵牛花来得粗来得壮,而且不像正牌牵牛花那么轻盈地随意在篱笆上攀高,笑迎朝阳。
是的,我所说的,是粗枝大叶的蕃薯花,它笨重的身躯,只适合在地面上攀爬,它灿烂的花朵,只能够嗅吸着泥土香。
这些落地成丛的蕃薯植物开着美丽的喇叭花,都是百岁高龄父亲的得意杰作。门前仅有的小片土地,在父亲不厌其烦的劳作,变成绿油油的农作物,变成茂盛的蕃薯藤。不久的日子,你我就有份享用一顿甜美的蕃薯餐。
从小,就曾被勤劳的父亲吩咐陪他到芭场劳作耕种。当年心不甘情不愿埋怨父亲迫着在炎热的阳光下干粗活,叽哩咕噜的非议自己的日子怎么比其他同学苦,别人假期玩乐时,自己却在菜园忙碌,世界确实对自己不公平。
当年父亲在芭场栽种的农作物,有辣椒、沙葛、白萝卜、羊角豆,以及蕃薯等,后来也改种木薯,就是长年累月地陪同老子芭场干活,学习得许多至今受用不已的务农经验,际此年华逐渐老去的岁月,才领略劳作的经验和知识,将带给自己最好的生活经历。
当时,把蕃薯唤成红薯,听起来不那么刺耳。广东人喜欢用『蕃薯』来形容笨蛋,也用蕃薯来表示死人,因此,就有人干脆将如假包换的真蕃薯,改名为红薯,皆因当年的蕃薯其皮大部分是红紫色,而煮熟后的薯肉则是深橙色。这种香甜且软滑的蕃薯品种,记得是叫『水捞窊』,每次母亲将一些卖剩留下的煮熟,都让你我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
可惜,辗转多年后的今天,水捞窊蕃薯品种竟然已失传,留下来的品种,是一些硬绷绷,还据说由日本等地传进的好货。
年纪小家贫,白米不足时,母亲最拿手就是煮蕃薯粥,甚至煲蕃薯饭,一家人还吃出欢乐,意犹未尽,多加一碗呢!
回味,着实挺开心的一回事。

6 条评论:

jiubo 说...

田园生活是一种非常开心的事。我虽然没有如天堂鸟的耕种经验,但小时候最爱到芭场或稻田去帮助农夫收割稻谷,或收成土豆(落花生),这也算是童年一大乐趣。
在乡下成长的孩子,无论如何都比城市的孩子比较吃苦耐劳,经得起风吹雨打,我认为也是很好命吧!

skylark 说...

农村生活其实很不错咧。

Jimmy , Muar . 说...

小学至中学的假期及闲余时,多数会到园地里帮忙采可可或番石榴,如今,这些工作都交由印尼外劳代劳,真怀念那段辛苦却能分担父亲幸劳的日子 。

skylark 说...

如果家门周围前后有空间,学学我那百龄老爸,把瘦土变良田吧,哈哈....

黄德峻 说...

可以自给自足是不错的,有时还可以送给人做人情。

葫芦哈啦 说...

您好, “葫芦哈啦”-马新本地中文网络书签站已经成立了!现在开始您可以通过葫芦啊哈啦网站来宣传自己的新文章,增加自己部落格的曝光率并获得更大的读者群!